陳彤看著唐玉遠去的背影,想著唐玉臉上那種認真,輕輕的呢喃著:「如果有一天,你也別怪我,我也是逼不得已。」

好像這種話說一說,就能減輕心裡的負擔一樣。陳彤看著逐漸消失在遠處的唐玉,搖了搖頭,隨之又想起了那次她跟唐玉都背從課堂上趕出來的交談,想起了唐玉神情上的堅決。陷入了深思。

而這一切,唐玉都毫不知情。

「哎呀,你可算回來了,阿寶鬧騰了一早上了。」冷明茹見唐玉回來,一臉解脫的樣子。

「喏,阿寶給你,終於解放了!」

唐玉稍帶歉意的說了幾句謝謝,接過哭鬧的阿寶。

「我餓,哇啊!」阿寶哭喊著。

想起阿寶的身世,又想起自己的身世,不禁更加可憐起這個孩子來。這種心態,讓唐玉表現出了非常難得的耐心,像是照看自己的孩子一般。

小麵皮早就躲的不知蹤影,又替阿寶準備了點吃的之後,唐玉才匆匆的去了芳華殿。

背書的過程中,唐玉突然想起了陳彤,又想起了自己和姐姐,心中變強大的想法更盛,隨後變更加努力的背誦起來。

而唐玉努力學習的時間裡,一件很麻煩的事情馬上就要臨頭了。

黃員外把他的大兒子黃榆召回家之後,詳細的說明了這個情況。

「爹,這藍宇城裡,年輕弟子不知有多少,這簡直無從查起。」黃榆生的倒是濃眉大眼,跟他父親黃員外不怎麼相像。

「榆兒,我聽二管家說,那個女的好像叫明茹,你看有了名字是不是就好查了一些。」

「好,有了名字,待我回去查詢一番,如果有這個人,我很快帶人把他們捉拿歸案!」黃榆一口答應下來。

「好,不愧是我的兒!」

而在藍宇府乃至全南武。所有的宗門弟子,幾乎都會登記在冊,尤其是像冷明茹這樣的城裡孩子,更是早早的就背登記到隸屬於藍宇府的先鋒團。

而黃榆不出意外的在先鋒團的冊子里找到了明茹這個名字,年齡相仿的一共有三人。經過實地的確認,另外兩個已經排除,而黃榆帶著二管家已經走在了來往天瑕宗的路上。

天瑕宗外二十里。

「大少爺,聽說那宗門裡面的人,個個武功高強,咱們就這麼點人,行不行啊?」

黃榆一行只有五人,除去二管家只有剩下先鋒團的四個人。

「嗨,放心吧,先鋒團的職責就是監察這些宗門弟子,若是犯事者膽敢不從,那就是犯了南武的律令。要是那樣,等待他們的就只有滅亡了。」

黃榆信心很足,根本沒有把天瑕宗放在眼裡,在先鋒團內部,藍宇所有的宗門背劃分成四個等級,那些一等宗門不能輕舉妄動。

而二等宗門則要注意態度,可像是天瑕宗這樣的三流宗門,處理起來根本不用在乎那麼多,況且有人證。 天瑕宗門口。

黃榆一行五人,氣勢洶洶。

「幾位,請問來我天瑕宗有何貴幹啊?」門口守門的弟子很客氣的問道。

「叫你們掌門來,你們天瑕宗有弟子涉嫌毆打藍宇百姓,還有拐賣兒童。」其中一人大喝道,威嚴十足。

「啊?」守門弟子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快去,愣著幹什麼?」

說完,一行五人就沖了進去。

那守門的弟子也不知道該怎麼好,連忙跟著進去,朝著管事的師兄彙報去了。

黃榆一行五人闖過門口守衛,又有穿過長廊,來到了大殿前的廣場上。

「幾位公子,來我天瑕宗有什麼吩咐啊?」一個年紀大一些的弟子身後跟著兩個人,站在五人前面,擋住了去路。

「我說了,叫你們掌門來!你算是什麼東西,也配跟我們榆哥說話。滾!」黃榆背後的一個人衝出來,一把推開了那個天瑕宗弟子。十分囂張的說道。

天瑕宗弟子在宗門門口,有諸多忌諱和約束。自然不敢亂動手,可先鋒團的人可就什麼都不怕了。

他們知道,就算是他們武力上不是對手的長輩。憑藉著他們背後的靠山藍宇府,也沒有一點擔心。藍宇府的力量根本不是區區幾個高手能抗衡的。

那名天瑕宗的弟子聽了這話,神色變得有點難看,「幾位,有話好好說,如果的確需要通知掌門,我自然會派人去請掌門師伯過來。」

可畢竟不能丟了禮數,天瑕宗的弟子還是儘力的剋制了情緒。

「啪!」

「老子叫你滾,你耳朵背了?」

「小剛,別太張揚。」黃榆淡淡的說道。

「是,榆哥。」小剛本來還想繼續動手,可聽見黃榆的話,才收了手。

這邊是不打算動手了,可天瑕宗的弟子看不過去了,說了一句話就要動手,這還在天瑕宗大殿前的廣場。這簡直是天大的侮辱,欺辱天瑕宗門下無人。

「唰唰唰!」幾名天瑕宗弟子抽出兵刃,圍了過來,雖然沒人說話,可形勢已經劍拔弩張。

而剛剛動手打人的小剛,似乎根本不把這些弟子放在眼裡。大腿上綠色靈骨一亮,非常有質感的光芒閃耀著。

「想跟我們先鋒團動手?」小剛表情無比的輕蔑,因為先鋒團除了有藍宇府的背景之外,更是人才濟濟,每個成員有這不俗的實力。

而先鋒團這個詞一出現,天瑕宗的眾人明顯氣勢一軟,連剛剛被打臉的那名弟子,臉龐上也出現了一絲絲懼色。

權衡了片刻,他還是做出了更加理智的選擇,壓下了衝動的想法。

「幾位在偏廳用茶等候,我馬上就去找掌門。」臉上的紅手印還清晰可見,但是態度已經變得軟了很多。

「哼。垃圾!」小剛不屑的一笑,一聲垃圾響徹在這幾個天瑕宗的弟子耳邊,但是沒人敢動手,連兵器都收了回去。

「師弟,你去請掌門師伯。」

二管家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心裡卻是異常的興奮,他以前也想拜入宗門,可因為悟性天賦的原因,並沒成功。此後他心裡一直記恨著宗門的人,可平時又不敢囂張。

今天看著先鋒團在宗門弟子面前如此跋扈,心裡暗自出了一口惡氣,而且對黃榆的本事,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側廳請。」

……

「掌門師伯不好啦!不好啦!」那名弟子朝著無瑕子的住處飛奔而去,可卻一個人都沒有見著。無奈的他只好在門口大喊著。

可無瑕子恰好出遊,人並不在天瑕宗內。

但是他這一喊,卻另外叫來了人。

「烏師姐,你聽,似乎有人的喊著師父,而且像是有急事的樣子。」冷明茹在烏師姐住處做客,而這位烏師姐,乃是無瑕子的大徒弟,入門時間很長。修為已經到了武徒的第八重。

「明茹,我們去看看。」

見著烏師姐,那弟子像是看見救星一般。

「烏雲師姐,你快叫叫掌門師伯吧,宗門外來了幾個人,囂張的很,還打了人。張口就要見掌門師伯。」

「哦?還有這樣的事情?掌門不在,你去找二長老無秀子師叔。」烏雲入門時間很長,遠比這些個年輕弟子們成熟的多。

「是烏雲師姐。」

「明茹,咱們先去前面看看。」

冷明茹也好奇是什麼人來天瑕宗撒野,點頭跟著烏雲去了大殿旁邊的側廳。

烏雲跟冷明茹一進門,二管家就立馬貼近到黃榆耳邊,「大少爺,那個女的就是明茹!」黃榆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到底是什麼事情,惹的幾位如此大動干戈呢?」烏雲看著黃榆五人氣度不凡,心裡已經有了準備,自己可能擺不平這件事情。

小剛又跳了出來,「嘿,我看你們天瑕宗的人都是些聽不懂人話的蠢貨。說了幾遍,叫你們天瑕宗的掌門出來,來一個弟子,來一個弟子。你們說話算?還是你們配?」

「再給你們一盞茶的時間,要是還沒有人來,休怪我們先鋒團的人不客氣!」小剛伸出食指,在空中指指點點,絲毫不把烏雲放在眼裡。

烏雲也算是天瑕宗裡面畢竟傑出的弟子,雖然是個女子,可也有三分傲氣,哪怕是聽見先鋒團,絲毫不讓。

「客氣?你敢不敢趁著這個時間比劃比劃。」烏雲半步不讓,直接約戰。

「你這女人不光胸不小,膽也不小。就讓小爺試試你的身手!」

小剛把背後背的長刀交給身邊的人,「別說我欺負你個女人。」

二人魚貫出到房間外,眾人也都跟著出去,尤其是天瑕宗的眾人,更是滿懷激動的看著烏雲。想著這個大師姐給他們出出頭。

烏雲拔出長劍,手腕上紅色的靈骨亮起,之後便有股淡淡紅色隨著手腕蔓延到了長劍上。一柄長劍似乎帶著血氣一般,看的天瑕宗眾弟子都有點激動。

靈氣貫穿武器,那可是武徒九重之上,武士的存在啊。

不過也能看的出,烏雲長劍上的靈氣,明顯比手上的淡了許多,這也正是烏雲功力還不足的原因導致的。

作者星河一夢說:今天我照鏡子,發現自己又帥了些許,多更一章。順便求個收藏 小剛看著烏雲手上的長劍,居然已經布滿靈氣。心裡有點吃驚,按照之前的慣有看法,在這種小門派里,年輕弟子不過都是些武徒五重六重的人。

沒有想到居然會又這樣的高手,而且小剛自己說的不用武器,著赤手空拳的,招架起來難免要吃力一點。

沒給小剛多少準備時間,烏雲長劍貼著鼻尖,靈氣運轉。

「逍遙一劍!」

烏雲一聲大喝,身子也緊隨其後,人似鬼魅一般忽左忽右的飄了上去。

外人來看烏雲身形左右搖擺不定,像是在做多餘的動作,甚至有點滑稽。可小剛眼裡,烏雲的身法很敏捷,根本無從判斷最後的一劍要從什麼地方來。

無從判斷的小剛,只能運足靈氣,來一場對攻,用一場以傷換傷的打法。

靈氣從大腿灌注到全身,左腳稍微朝後用力,右腳一記側踢朝前踢去,不管烏雲從做還是右。只要這一劍刺中小剛,那麼小剛這一腿也是必中的。

小剛本是腿部的靈骨,加上身強體壯,一看就是爆發力十足。要是這一招側踢直接命中,恐怕烏雲也要傷的不輕,而且一旦近身背纏鬥住,那麼長劍的威力反而無法發揮。

烏雲戰鬥經驗不少,一眼看穿了小剛的計量。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就在距離小剛還有三步遠的時候,烏雲突然起跳,高高的躍起。

一劍抬高然後從空中狠狠的劈下來,劈本來不是劍的特性,可用在這個時候,居然是特別的合適。

尤其是小剛面對烏雲突然的變招,本來已經準備好的動作派不上了用場,只能零時變招,一個側翻躲開烏雲這當頭一劍。

可側翻在地之後,烏雲完全掌控了高空的制霸權。

長劍橫掃,不容小剛有一絲起身的機會,站不起來,小剛無從發動攻擊,只能被動的躲避。就這樣小剛繼續側翻躲避,烏雲持劍直追,沒幾下,居然追出去十多米。

小剛看準了後面的一個石獅子,打算滾到那邊去做打算,而烏雲也早就意識到了那個地方。二人各懷鬼胎的都打算陰對手一下,但是又共同的配合著,慢慢的到了石獅子跟前。

眼看著小剛就要借著石獅子翻起身來,烏雲突然變招,橫掃變成豎劈。長劍的劍鋒直指小剛肩頭。而小剛於此同時彎腰的同時沒有絲毫要起身的意思,反而直撲烏雲雙腳。

當小剛的腳踢到烏雲的腳踝同時,烏雲的長劍擦到了小剛的肩膀。

長劍劃破小剛的肩頭衣裳,帶出了一道鮮血,而烏雲的腳踝也因此受傷,烏雲咬著牙,又是一劍刺來。

小剛側身滑出,但已經沒有了躲避的力氣,就在此時。

小剛突然停下了動作,好似要找死一樣。

「我認輸!」小剛直接坐在地上舉起雙手,一副你能奈我何的神情。

「我認輸!」

烏雲的長劍都已經抵在了小剛的面前,可是卻非得要停住。

長劍上的紅芒已經因為烏雲的氣息不穩變的閃爍暗淡,可烏雲持劍的手還是依然穩定。

「唰!」烏雲長劍一收,背在身後,動作十分瀟洒帥氣,比起坐在地上舉手投降的小剛來說要體面威風的多。

可是烏雲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腳踝上的傷恐怕要比小剛肩頭的傷嚴重的多。

眾人也都圍觀了過來,隨著烏雲的勝利,天瑕宗的人們也都歡呼了起來。

「烏師姐真棒!」

「烏師乾的漂亮!」

烏雲擺擺手,示意大家安靜,「這次給你個教訓,省的你下次嘴臭!」

而地上的小剛卻像是勝利者一般,沒有一點失敗者的失落,反而玩味的看著烏雲,尤其是那雙賊溜溜的眼睛,總是在烏雲胸口打轉。

「姑娘實力的確不錯。可我看你也沒有再戰之力了吧。」黃榆實力高超,早已經是武士一重的人物了。自然看到了烏雲強忍傷痛的動作,便直接的說了出來。

「你什麼意思?」烏雲眉頭一皺,發現說話這個人才是大敵,自己竟然看不透他的修為。

「我的意思很簡單,剛剛打鬥,不過是你和他的個人問題,我們來天瑕宗的目的還沒有完成,你們的掌門呢?我們藍宇先鋒團奉命前來抓人,你們要反抗?」

黃榆也不想力敵,畢竟先鋒團對上宗門最大的武器,還是職權,沒有必要正面打鬥。

此言一出,在場的天瑕宗眾人神情都凝固了一下。

畢竟先鋒團可算是官府的人,如果貿然出手,可是會惹上大麻煩的,而且看剩下幾個人的實力,應該都不在小剛之下。

而冷明茹也看到了黃府的二管家,心裡一沉。她有種預感,今天的事情,很可能跟她有關。

「不知道本門弟子犯了那條律令,要勞煩先鋒團的人親自來抓捕啊?」

一個磁性的聲音從人群外傳來,眾人回頭一看,是無秀子來了!

「二師伯!」天瑕宗眾人齊聲道。而且臉上的神情個個喜悅,畢竟總算是來了個長輩了。

就像是兩群小孩子打架,誰家大人先來,那一群小孩總是會比較高興的。

「請問閣下是?」黃榆眉頭一挑,砸吧著嘴問道。

看著黃榆的態度,無秀子心中暗暗不悅。

「鄙人天瑕宗無秀子,掌門師兄不在,天瑕宗上下事物,由本人暫代。」無秀子甩了甩衣袖,露出一個不高興的表情來。

「失敬失敬,我此次前來,為的是抓捕貴派兩名弟子歸案。」

「一口一個抓捕,有罪名嘛?嗯?」無秀子見到這樣的年輕人如此猖狂,心裡很不爽,說話間火藥味十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