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倩玉看見了秦昊則是恭敬的叫了一聲,完全沒有因為秦昊斬殺了石阿勝關係而有任何的疏遠!

「林江你們去哪裡了,伯父,伯母都差點被人斬殺了!」

脾氣火爆的南宮鳳憤怒的對著林江說道,若是他們沒有到來,林夫,林母真的被斬殺了,林江一定會記在心裡一輩子,痛苦一生。

「什麼?什麼人?」

林江聽見了南宮鳳的話,雖然父母沒有事,而且身上沒有傷勢,林江以為沒有什麼,此刻聽見了南宮鳳的話頓時一股滔天的殺意瀰漫天際,讓的這片天空都冰冷了下來,尤其是狂暴的壓迫之力壓的,林夫,林母還有李軒三人都快要喘息不過氣來了。

「你和小逸一起去吧,除了李軒的愛人,其他人全部斬殺一個不留!」

秦昊看著林江那布滿殺意的雙眼笑了笑對著雲逸和林江說道。

「好!」

林江聽見了秦昊的話點了點頭然後跟著雲逸快速的離開了林氏府邸,速度快到了極致,兩人分開斬殺,只要是神風王朝之人一個不留,無論男女,最終整個神風王朝只有李軒的愛人一個人,其他人所有人都被斬殺!

「好快!」

林江和雲逸不過離開了半個時辰便趕了回來,兩人身上的殺氣很重,顯然經歷了一場廝殺,李軒他們三人看見了回來的兩人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他們可是知曉神風王朝可是擁有三名武靈巔峰的強者,兩人居然怎麼快就回來了,難道沒有斬殺完畢?

「大哥,全部解決了!」

雲逸來到了秦昊的身邊恭謹的說道。

「什麼,你們全部解決了?神風王朝可是在這裡有三位武靈巔峰的強者,你們怎麼快都解決了?」

羅帆聽見了雲逸的話頓時不敢相信的說道,滿臉的驚訝。

「雲逸你到底是什麼身份?你現在斬殺了神風王朝的人,難道不怕報復嗎?」

李軒對著雲逸詢問的說道,因為秦昊每一次動手都是叫雲逸,好似神風王朝便是雲逸自己家的一人,所以李軒詢問了雲逸的身份。

「什麼?你們殺了神風王朝的人,兒子你快點離開,不要待在劍王朝了,出去躲避一下,我聽說神風王朝非常的強大,神風王朝的王上更是達到了武王境界的超級強者!」

林母和林父後知後覺,林母對著林江激動的說道,生怕林江離開完了會被神風王朝派人前來覆滅了他們。

「又有人過來,天晴去解決掉,同時讓其他王朝的人離開封印之地,不願意離開的全部斬殺,一個不留,這一次胡良平已跟著去,跟隨天晴好好學習一下!」

秦昊感受到了有人朝著這裡趕了過來,應該是神風王朝的盟友,對著戰意盎然的天晴輕笑的說道,同時已讓胡良平已跟著去看看。

「好,老大!」

天晴聽見了秦昊的話恭敬的點了點頭帶著胡良平快速的離開了這裡,準備覆滅斬殺趕到來之人,而且準備直接斬殺了其他王朝所有人,他可不願意多說什麼。

「你告訴他們你的身份吧!」

秦昊又看向了雲逸對著他輕笑的說道,反正他和南宮鳳見了她的父母,她父母已非常的滿意,早晚會知曉的。

「伯父,伯母,各位兄弟,還有老婆大人非常的抱歉,神風王朝給你們帶來的不便我會讓神風王朝的王上親自來給你們抱歉,至於我的身份乃是大周王朝的王子!」

雲逸先道歉了一聲,然後對著他們說出了他的身份,雲逸說出了他的身份,他們都不知曉大周王朝王子是什麼意思,居然能夠命令神風王朝王上,石倩玉介紹了一番他們頓時知曉了雲逸強大的身份。

「伯父,伯母先休息一下吧,我們出去解決一些事情!」

秦昊一直注意著天晴他們的動靜,發現他們居然被人圍攻了,頓時林父林母笑著說道,然後讓人帶他們進入到了房間休息,便帶著眾人快速的離開了這裡,殺向了封印之地的所有王朝一個不剩,僅僅半天的時間,整個封印之地恢復如此,其他王朝之人全部離開,要麼被斬殺不敢過多的停留,已經被殺怕了。

「你們先回去吧,我去看看大夏王朝遺址,順便解決掉妖王朝的事情!」

秦昊對著他們笑著說道,既然回到了封印之地便要看看大夏王朝遺址,已需要徹底的解決掉當初的妖王朝,讓他們付出慘烈的代價,秦昊說完便帶著天晴,胡文靜等人離開了,不等李軒說完話。

「我們明天再去吧,今天給秦兄一個驚喜!」

林江看見了李軒準備追過去給他說一個事情,被林江阻止了下來笑著說道,然後帶著他們回到了劍王朝,此刻封印之地會平靜一段時間,只是這段時間不知道是多久而已,等到封印之地封印徹底的解決,那便是封印之地災難的到來,秦昊等人已沒有辦法阻止! 羅陽也知道洪佳欣心裡不服,才故意不回答的。

在洪佳欣掙扎時,羅陽佯裝箍不住她,讓她脫了身。

洪佳欣轉身就踢羅陽。

這時羅陽又假裝要往一邊閃去,卻是慢了半拍,右大腿中了一腿。

「班長,我的骨頭都被你踢斷了。你進步好快。」羅陽齜了齜牙。

見終於踢中了羅陽,她很興奮地笑了。

「班長,咱們先好好談談。」羅陽走過來。

心裡舒暢了,洪佳欣也就不惱羅陽了。

「她問我,你的師父是誰?」洪佳欣說了出來。

「沒別的了?」羅陽問。

洪佳欣搖頭。

「你說我爸媽可能在省城,怎麼知道的?」洪佳欣追問。

於是羅陽便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她。

瞥一眼洪佳欣,見她很激動的樣子。

「班長,保持鎮定。」

羅陽伸手握住洪佳欣的雙手,他擔心她會去質問張靜,那事情就壞了。

果然,洪佳欣急道:「那我回去問她!」

她要掙脫羅陽的手,回宏運大隊。

以洪佳欣現時的身手能力,決不是張靜的對手。

退一萬步來講,縱使不動手,經這麼一問,也會打草驚蛇。

羅陽日後就難以按自己的計劃去對付張靜了。

「班長!冷靜!」羅陽一把將洪佳欣擁進懷裡,輕撫她的脊背。

洪佳欣掙扎了幾下,最終偎在他的懷裡飲泣。

這麼開郎活潑的校花,現今卻哭得梨花帶雨一樣,羅陽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緊緊的抱著她,給她溫暖。

「班長,請相信我。我會幫你找到爸媽的。」

羅陽雙手捧著洪佳欣的臉蛋,使她的俏臉仰起來,凝視著她漆黑含淚的眸子。

洪佳欣沙啞地嗯了一聲,她知道羅陽是真心幫她的。

「答應我,別去找張靜問你爸媽的事。你越是心急,越是難以成功。不是有句話叫做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嗎?」

見洪佳欣輕輕地抽鼻子,羅陽又進一步曉之以理。

「她來拜我為師,應該是個幌子,她的身手實力不在我之下。」

聽羅陽這樣說,洪佳欣眼眸充滿了好奇。

「別問為什麼,有事些我還不方便跟你說。答應我,見了張靜,不要黑臉,你想找到爸媽,那就拿出你的智慧來。你學習成績那麼好,總應該做得比我好嗎?你看,我都沒當面跟她撕破臉皮。」

這個小小的激將法,起了作用。

洪佳欣撅著紅唇道:「姐會輸給你?哼,姐肯定會做得比你好。」

她是要強的美人,既這樣說了,也就會堅持下去。

羅陽竊喜。

見她薄潤的紅唇近在咫尺,羅陽情不自禁地俯首。

「你敢!」洪佳欣嬌嗔道。

「呵呵,班長,我只是想看看你瞳孔里的倒影。」羅陽訕笑道。

洪佳欣眼神微慍,撅起的紅唇卻透著絲絲笑意。

她要裝出很生氣的樣子,可是嘴角的溫柔弧度卻破壞了她的表演。

「放開姐!」洪佳欣推開羅陽。

見她臉蛋紅潮輕漾,羅陽倒想伸手摸一摸。

只因怕她發飆,只得作罷。

便在此時,羅陽瞥見施雲正從學校大門口走出來,她手裡拿了幾本書,想是背包里裝不下,才拿在手上。

正當羅陽要招呼洪佳欣上車時,卻見到有3個女生跟在施雲身後。

起先還道那是3個逃課的女生或是不是補課的女生。

及至見到一個穿皮褲的女生快速從後面追上施雲,羅陽便站在那兒靜觀其變。

那皮褲女生很粗野地伸手攀住施雲的肩膀,將她的身子扳轉過來。

「喂,別走!」皮褲女生粗聲粗氣道。

施雲驚恐地轉頭望望站在十數米開外的羅陽和洪佳欣,眼神充滿了懇求。

羅陽想要知道那女生說什麼,並沒有立刻上前去,只是向施雲點了點頭,示意她別慌。

隨即施雲被3個女生包圍起來。

「看熱鬧?」洪佳欣冷道。

說著,她要上去幫施雲。

羅陽伸手拉住洪佳欣的手臂,將她拖回來,小聲道:「先看一會,她們在學校門口應該還不敢打小雲姐。」

輕輕哼了一聲,洪佳欣只得也站在旁邊留意聆聽。

只聽那皮褲女生冷笑道:「聽說你傍上牛b的人了,連我都不放在眼裡了!」

施雲說什麼,洪佳欣沒聽清楚。

也只有羅陽這種擁有異於常人聽力的才聽見了,她說的是「沒有」。

施雲向來說話斯斯文文的,就算在她面前,很多人還是不易聽到她說什麼話。

相隔了十幾二十米,洪佳欣自然聽不了。

這時又聽皮褲女生惡狠狠道:「咱們換個地方說話。待會有車子過來接咱們,你別喊叫,否則我們揍死你!」

施雲可憐兮兮道:「我還有事,下次好嗎?求求你了。」

聽她那充滿懼意的話音,羅陽都想立刻上去了。

不過,他還想等到接皮褲女生的車子來了,再過去將她們攔下來。

「還在看?」洪佳欣不滿道。

說到學習成績,羅陽現時還不及洪佳欣。

講到遇事冷靜處理,羅陽因經歷過幾次大場面,比洪佳欣要成熟,自然更沉得住氣。

「想挑戰3個女的?」羅陽笑道。

被這麼一問,洪佳欣抿嘴一笑。

跟羅陽在一起的時間長了,洪佳欣覺得自己也沾上三分痞氣了。

她本來就是女漢子,做事爽快,現今更是按捺不住內心那份打抱不平的心念。

「等車子來了再動手。」羅陽勸道。

「現在不能幫施雲?」洪佳欣反問。

其實不是不可以幫,羅陽的意思是說如果提前干預了,恐怕會嚇跑來接皮褲女生的人。

有些事情,提前介入,效果會差很多。

只有在最為恰當的時間點插手,才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正當羅陽要向洪佳欣解釋時,只聽皮褲女生怒道:「下次!當我的話耳邊風?!」

話猶未了,已見皮褲女生抓住施雲的頭髮。

施雲瑟縮著單薄的身子,一副驚恐的樣子。

「還看?!姐看不下去了!」洪佳欣瞪了羅陽一眼,大步流星走上前去。

「班長,我也看不下去了。」羅陽承認道。

聞言,洪佳欣含笑瞥了一眼羅陽。

又聽皮褲女生冷道:「再警告你一次!敢說不字!我們就打死你!車子就要來了,你別叫嚷!跟著我們上車就行了!知道不?!」

施雲佝僂著身子,哀求道:「我又沒得罪你們,求你們別打我。」

在她們對話間,羅陽和洪佳欣已走過來了。

可是不待羅陽和洪佳欣開口說話,皮褲女生便瞪了二人一眼。

「看什麼!滾開!」皮褲女生兇狠道。 秦昊帶著眾人趕去了封印之地深處,大夏王朝所在的遺址,秦昊的身上有了幾分悲涼,畢竟他少年為王,剛成為王不久大夏王朝便在他的手中覆滅,讓他愧對於父親。

秦昊悲涼的氣息不斷的從他的身體之中蔓延出來,眾人感受到了卻不知道如何安慰他,畢竟這個事情需要秦昊自己承擔,他們卻不能夠為他承擔什麼。

「老大,我永遠在你身邊!」

天晴感受著秦昊身上那悲涼的氣息,突然冷不拉丁的說了怎麼一句話,胡文靜聽見了天晴的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直接搶了她的台詞。

「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