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佳欣轉頭望向羅陽,見羅陽微笑著點頭,當牛仔衫男青年再次拍桌子時,她一腳踏在牛仔衫男青年的腳掌上。

只聽一聲唉喲,牛仔衫男青年低頭看腳。

篷的一下,洪佳欣一記勾拳打在牛仔衫男青年的臉面上,將他打翻在地。

沒料到這個大美女居然出手這麼狠,在場的男青年暗吃一驚。

牛仔衫男青年鼻血橫流,爬起來撲向洪佳欣。

一挑一,洪佳欣還沒將他放在眼裡。

她讓過一拳,右手抓住牛仔衫男青年的右臂作逆時針推動。

這麼一來,牛仔衫男青年的身體也隨右臂作逆時針轉動,他的右側已露出破綻。

洪佳欣左拳直擊出去,打在牛仔衫男青年的右臉上。

雖是小粉拳,一拳打得牛仔衫男青年牙血都噴了出來。

眾美人見洪佳欣出手又快又狠又准,既羨慕又吃驚。

膽子小的如安玉瑩,則不知不覺地移到羅陽的身邊,緊緊地挨著他,抱著他的手臂。

羅陽左手連忙去摟住安玉瑩的身子,輕拍她的大腿,示意她別怕。

忽地右肋微痛,便知是唐桂花出手了。

修仙輔導班 羅陽只得右手又去拖唐桂花坐近,然後也摟著她的嬌軀。

其他美人則圍繞在羅陽周邊。

只要有羅陽在這兒,她們就感到安全。

牛仔衫男青年右臉中了一拳,腦袋一歪,身體失去平衡,再次跌倒在地上。

至此,他便知不是洪佳欣的對手了。

「揍他!」牛仔衫男青年大吼一聲。

原先,牛仔衫男青年的同夥見老大跟一個大美女斗戰,他們不好意思出手。

怎麼說都是單挑,而且還是個大美女,若一起衝上去,很不好看,被同行知道了,會成為笑話。

現今見洪佳欣原來不是普通的大美女,他們便不敢小看她了。

站在最前面的4個強壯男青年便向洪佳欣圍了過去,後面5個男青年依然散站在後面,顯是在阻斷洪佳欣的逃跑路線。

一挑四,羅陽也不知洪佳欣能不能取勝。

安玉瑩已嚇得嬌軀輕顫,咬著羅陽的耳朵,說道:「牛仔,他們欺負佳欣呢。你快出手呢。」

她無法理解羅陽的用心良苦。

一時之間,羅陽也難以跟安玉瑩講明白。

他左手五指便在她的身子輕輕地按了按,無窮的彈性從指端傳來。

安玉瑩連忙用手握住他的左手,含羞嘟嘴晃了晃嬌軀,表示抗議。

「安姐,別擔心。班長能應付。」羅陽安慰道。

若那些男青年亮出了刀子之類的兇器,羅陽不會再坐著看戲。

4個強壯的男青年雖要圍攻洪佳欣,但終究是內心有些兒尷尬,沒有猛地撲上去,他們是想一步一步圍過去,擒下洪佳欣,再慢慢教訓的意思。

洪佳欣在後退,顯是有些膽怯。

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羅陽的做法是要先發制人,這樣容易佔先機。

一旦讓敵手佔了先機,即使能勝出,付出的代價也有點兒大。

「班長,聲東擊西。」羅陽指點道。

4個男青年之中,左邊那個明顯要弱一點。

羅陽正是要洪佳欣假裝攻擊右邊那一個,然後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倒左邊那一個。

打倒一個,那就變成一挑三,局面又會好些。

等到倒地的爬起來,又是另一種情況了。

洪佳欣本是聰穎的女生,一聽羅陽的話,立刻領悟了他的意思。

美女總裁愛上我 於是她右拳猛地直擊向右邊那個男青年,就在另外3個男青年剛鬆懈那一瞬間,她的左拳已擊向左邊那個男青年。

果然如羅陽所料,左邊那個男青年臉面中了一拳,雙手捂著臉退了開去。

此時洪佳欣便是一挑三了。

在洪佳欣跟混混斗戰時,羅陽轉頭去尋找張靜,見她正望過來,而且還微微一笑。

羅陽也猜不透這張靜是什麼來頭。

說她是敵,又像是敵;說她不是敵,也像不是敵。 「秦大哥,你領悟的是什麼劍法啊?居然怎麼強大?」

劍飛龍看著秦昊對著秦昊大聲的詢問說道。

「八荒劍法-劍之回憶!」

秦昊聽見了劍飛龍的話笑了笑說道,並沒有說出是什麼劍法,已沒有說出這個劍法而是他自創的劍法,畢竟這樣太過於駭然了一些,太誇張了一些。

「噢!」

劍飛龍看見秦昊不願意多說已沒有多問,而是被秦昊抓著快速的朝著前方前進,朝著洪荒之城趕去,秦昊雖然出現在劍城,但是精神力卻是遍布在整個劍城之中,每個人討論的話都逃不過他的精神力,所以秦昊大體的知曉了,洪荒之城乃是在蒼冥之地最深處。

「什麼,妖魔暴動?」

洪荒之城裡面,無數實力負責人聽見了這一句話,眉頭皺了起來,皺的很深,不敢相信的大聲喝道。

「知曉什麼原因了嗎?」

很快便有勢力負責人大聲的詢問說道,妖魔暴動可是天大的事情,一個不小心整個蒼冥之地裡面所有的天驕都可能被斬殺於此,到時候損失的可是他們人類的力量。

「聽說有一頭妖獸突破到了武尊之境,魔族之人已臣服了那頭妖獸,此刻整個蒼冥之地徹底的暴亂,無數妖獸,魔族之人四處斬殺我們人族的天驕,若是不及時組織,可能活下來的沒有幾人!」

一個負責人臉色凝重的大聲說道。

「什麼?突破到了武尊境界?那頭妖獸突破到了武尊境界為什麼還能夠待在蒼冥之地,蒼冥之地的規則應該不允許武尊境界的強者出現在這裡的吧!」

各個勢力的負責人聽見了居然有妖獸突破到了武尊境界,臉色瞬間凝重了下來,急切的詢問說道。

「應該是那頭妖獸本來便是蒼冥之地的妖獸,他突破了沒有受到規則的影響,現在我們必須想辦法讓這些天驕躲避起來,不要被妖魔全部斬殺了,到時候我們可沒有辦法交代,這裡面可擁有很多各個勢力的佼佼者!」

一個負責人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一個人負責傳信給整個蒼冥之地的青年男女,其他人跟我一起尋找那頭武尊境界的妖獸,就算拚死一搏已要將他斬殺,否則蒼冥之地會成為妖魔之地!」

一個手持金色長槍,面色冰寒的青年男子冰冷的喝道,快速的做出了一個決定。

每個勢力的負責人聽見了他的話沒有任何的反駁點了點頭,雖然這個青年在所有人之中年齡是最小的,但是實力卻是最頂尖的,同時已是最神秘之人,誰都不知道他到達有多強,這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走!」

青年男子冰冷的喝道,然後率先離開,其他的負責人緊隨其後,已跟著他一起離開了這裡。

「蒼冥大地,來自於各個地方的天驕,你們挺好了,馬上躲起來,若是有城池便回到城池裡面,此刻整個蒼冥大地的妖魔徹底的暴動了,你們必須依靠自己從這次災難裡面活下來,這個已是對你們的考驗,只要你們通過了這一次的考驗,便直接可以進入到洪荒之城,進行最後的考核,到時候便可以選擇宗門了!」

很快一道凝重的聲音傳入到了蒼冥之地所有人的識海之中,讓所有人感覺到了這次事情的嚴重性和可怕性。

「秦大哥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回到劍城?」

劍飛龍聽見了這道聲音,臉色瞬間難看了下來,雖然他經歷了一年的鮮血洗禮,但是依然不願意和眾多的妖獸打交道,而且這一次可不僅僅有妖獸出沒,傳說之中的魔族已會出現。

「回去,此刻所有人抱成團才有可能活下來,看來這一次會發生大事!」

秦昊對著劍飛龍點了點頭,然後快速的朝著劍城趕了回去,此刻整個劍城已經炸鍋了,所有人不知所措,每個人都不知道怎麼辦,完全是群龍無首的存在,雖然有很多武王境界的強者已趕到了劍城,要他們斬殺妖魔他們可能還可以,但是要抵擋妖魔的存在,他們已沒有辦法,畢竟他們可沒有統御過眾人戰鬥,廝殺!

「轟隆隆…..!」

一道道巨響之聲,在整個蒼冥之地傳盪而出,整個天地都在顫抖,蒼冥之地還是白天便已經出現了血紅色的圓月,由此可見這一次的妖魔暴動有多麼壯大,有多麼的可怕,整個蒼冥之地徹底的暴亂了起來,無盡的妖魔涌動,無盡的妖魔出現,每一個地方,每一個城池都即將迎來最恐怖的危機,屬於蒼冥之地所有人的危機。

「呼!」

秦昊和劍飛龍在路上遇見了密密麻麻的妖獸,粗略一看便足足有上千萬頭妖獸出現,這群妖獸太多了,而且每一頭都已經達到了武玄一段境界,並沒有低於武玄境界的妖獸存在,幸好妖魔暴亂是準備徹底的解決掉蒼冥之地的人類,毀滅蒼冥之地所有的人類傳承。

「城主回來了,城主回來了!」

很快一些劍城的老人看見了秦昊和劍飛龍進入到了城池裡面,興奮的尖叫了起來,畢竟這座城市可是秦昊命名,而且是從曙光王朝奪過來的,所以秦昊便是這一座城的城主。

「各位,想必你們都已經知曉了妖魔暴亂了吧,我剛才出去探查了一番,前來我們劍城的妖魔不下千萬,每一個妖獸都已經達到了武玄一段境界,甚至那些魔族最低的便是達到了武玄七段境界,所以這是一場惡戰!」

「我們需要聚集所有人類的希望,才有可能在這片蒼冥之地活下去,因為只有團結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秦昊看著下面的人群居然沒有任何的鬥氣,不由的給所有人開始打氣了起來,畢竟林軒可是當過王上,統御過軍隊,所以對於這種事情還是非常的熟練。

「想要活下去便需要精誠合作,想要一戰成名,讓所有人記住你們,甚至勢力,宗門記住你們,這便是最好的方式,讓這群宗門勢力,親自來迎接你前去他們的勢力之中,各位有沒有信心斬殺這群異族,活下去!」

林軒直接怒吼道,精神力影響著眾人,將眾人的氣氛提升到了極致。

「有,有,有!」

秦昊精神力的注入之下,很快整個劍城的氣氛提升到了極致,每個人的戰意都提升到了巔峰,秦昊不由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快速的安排了下來,劍城裡面足足有數萬人,武王強者不過十幾人。

兩個武王強者帶領一支軍隊,一支軍隊由一千人組成,總共十支軍隊,然後其中五隊先出去殺敵,後面五隊后出去殺敵,交換出城,斬殺妖魔。

其中一些實力不足的人便準備在城池裡面作為後備軍,給人療傷,資源到時候可以共同出,畢竟活著才是每個人的目標和希望。

秦昊的話得等了眾人的肯定,畢竟秦昊說的這些很多人都沒有想到,而且安排的盡然有序,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比秦昊做的更好,所以一下秦昊將整個劍城凝聚了起來,接下來便是等待著妖魔的到來! 「轟隆隆!」

一道道巨響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朝著劍城傳來,於是眾人凝望而去,看見了千萬頭妖魔湧向了劍城,而去還有的妖魔還在繼續到達,這絕對是蒼冥之地最大的暴亂,沒有之一,這一次的妖潮可是足足比最巔峰的妖潮還要強盛。

「咚咚咚….!」

大地不斷地抖動,不斷的巨響,響個不停,天地徹底的化為了血紅色,給這片空間渲染了幾分凄慘的氣息,一股肅殺的氣息瀰漫在整個天空之上,讓的眾人呼吸都有了幾分急促。

「聚集!」

秦昊肅殺的氣息瀰漫在整個劍城之上,無數準備好的人全部聚集到了城門之下。

「裡面的人類給我聽著,自己投降,我們心情好可以給你們一條生路!」

千萬妖魔圍城,其中一頭達到了武王四段的妖獸王,冰冷肅殺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劍城,讓很多人內心都有了幾分退縮和顫抖。

「不如我們投降吧?說不定真的能夠活下來!」

有人開口大聲的喝道,心中逐漸被恐懼佔據了整個內心,終於忍受不住等待死亡降臨的恐怖,大聲的在劍城裡面說了起來。

「投降吧,我們真的有可能活下去!」

「我不想死,我要出去投降,將城門打開!」

一個人起鬨,便有無數人祈求了起來,沒有人願意死去,所有人都想要活下來,他們不想成為妖獸的食物。

「給我閉嘴,難道你們不知道這個只是妖魔的離間嗎?就算我們投降了,妖魔已會殺了我們,將我們吃掉的,難道你們不知道非我族類,其心被誅嗎?」

其中一位達到了武王一段的丁玄羅冰冷的大聲喝道,肅殺的聲音傳遍了整個人類的耳中,讓的那些準備投降之人渾身都顫抖了起來,恐懼的看著丁玄羅,畢竟準備投降之人大都數都是武靈境界之人。

「將城門打開,我們要離開,我們要活下去!」

終究有人大聲的喝道,心中對於那虛無縹緲的活下去,充滿了渴望,他們不想在這座城池裡面等死,他們要活下去,他們還年輕不想死。

「誰敢開門我滅了誰!」

錯嫁替婚總裁 另外一位武王強者趙熙奉冰冷的喝道,冰冷的殺機瀰漫了整片天空,讓的溫度都降低了幾分,畢竟若是城門打開了,有妖魔沖了進來,那這座劍城便算真正的滅掉了。

「好了,都不要吵了!」

秦昊看著這一幕,看見了所有的人類分為了兩派大聲的喝道,肅殺的氣息瀰漫整個天空之上,一瞬間所有人安靜了下來,每個人都能夠感受得到秦昊那冰冷肅殺的氣息,每個人都能夠感受得到那冰冷刺骨的殺意。

「想要投降的人全部站到左邊,想要和妖魔拚死一戰的人全部站到右邊,與劍城共存亡!」

秦昊冰冷的喝道,讓的沒有一個人敢反駁,畢竟此刻秦昊可是他們的城主,更是他們活下去的希望,沒有一個人敢多說什麼。

「哼,過去就過去!」

其中一位武靈境界的武者冷哼了一聲然後走到了左邊,緊接著無數人走了過去,他們都想要投降,都想要活下去,不願意和劍城共生死,共存亡,當然最終走到左邊的人終究只是少數,大都數人都願意和劍城共存亡,都願意和妖魔拚死一戰。

「很好,既然你們願意投降,你們的生死我們不會多說什麼,城門我會為你們打開,但是你們離開劍城之後的生死,便與我們無關,就算你們被妖魔斬殺,我們已不會幫助你們!」

秦昊看著願意投降的上千人冰冷的大聲說道,這股冰冷的殺機讓的他們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面色非常的難看,沒有想到秦昊居然會做的如此的決裂。

其實並不是秦昊做的決裂,而是這群人徹底的影響到了整個劍城的氣氛,影響了整個劍城所以秦昊不得不做出這個決定。

「好!」

投降的上千人承受著秦昊憤怒的怒火,大聲的喝道,答應了下來。

「打開城門!」

秦昊聽見了這群人的話對著守護城門的武者大聲的喝道,既然你們願意離開,願意出去送死,那我便成全你們,秦昊眼中殺意盎然。

「城主大人,不可啊,若是妖獸趁機攻入到了城牆裡面,那我們所有人都會被斬殺!」

很快便有人阻止秦昊這個瘋狂的想法。

「城主大人,你還是三思而後行吧,不能夠因為一些老鼠壞了一鍋粥吧!」

不斷的有人對著秦昊大聲的喝道,顯然不願意打開城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