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系統掃描不僅僅是對當前的系統,還有過去二十四小時的監控內容。

這個掃描的工程是非常巨大的,沒有幾分鐘是不可能完成的。

只見,系統不停的進行著變化,人臉也以光速在他們的面前移過。

大約五分鐘之後,系統『嘀』的一聲響,伴隨著這聲響,一張照片和一個GPS定位地址也傳輸到了裴燁的微型電腦向上投射出的全息屏幕上方。

當照片和GPS地址出現之後,裴燁將自己的手往旁邊挪動,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全息電腦屏幕上方的畫面。

當看到全息屏幕中的照片時,銀髮婦人的瞳孔驟然瞠大,激動的聲音在顫抖:「是……是他,雖然他的容貌稍有改變,但是,他的眼神,還有他整個人散發出的獨特氣質,確實是他沒錯。」

銀髮婦人的話音落下,在場的人嘴角都有些抽動,然後,他們連看也不想屏幕上的人一眼。

屏幕上的人,賊眉鼠眼,走路沒個正形,如果真說他的身上有什麼氣質的話,那就是不修邊幅的氣質。

前提,這種氣質也算氣質的話。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個的表情難以形容,他們不約而同的看了一眼銀髮婦人,而銀髮婦人的雙眼死死盯著屏幕上的人,滿臉都是崇拜的表情。

目光從銀髮婦人的臉上收回,大家紛紛再一次對視了一眼,非常默契的無語望天。

只從這背影上看,這個男人就沒啥氣質,長相……也不一定怎麼樣,這銀髮婦人怎麼看也是一副貴婦樣,以她現在的樣子看來,年輕時也是一名貌美女性。

可是,她這眼光也實在是太差了點,但她絲毫沒有發現這一點,如同一個小粉絲般,痴痴的望著照片中的人。

銀髮婦人一個人在那裡痴迷欣賞覺得還不夠,笑眯眯的看向身側的傅芊芊和裴燁等人:「你們覺得他怎麼樣?是不是帥氣、迷人?氣質出眾?」

傅芊芊和裴燁等人:「……」

帥氣?迷人? 重生八零嫁首富 氣質出眾?

這邋遢的氣質是挺出眾的。

但是,帥氣?迷人?是想讓人看了就想摔的氣質吧,至於迷人……只是讓人想眯上眼睛,再也不想看上第二眼。

緣定千金妻 不過這銀髮婦人的脾氣不好,如果他們說了什麼讓她不高興的事,說不定她真的把這裡弄塌了,讓他們所有人給她陪葬!

老聞和老墨倆人是反應最快的。

「對對對,非常的帥氣、迷人和氣質出眾!」

「沒錯沒錯,再也找不到其他比他更優秀的了。」

裴燁:「……」

在老聞和老墨倆人頻頻的示意下,他輕咳了一聲,勉強『嗯』了一聲,算是應和。

裴燁『嗯』了一聲,他們倆人便沒有再向傅芊芊示意了,因為,他們知道,傅芊芊是個鋼鐵直女,她若是不想說出口的話,就算是他們逼她,她也不會說。

而事實就是這樣。

傅芊芊本來是想直說屏幕上那人根本與那幾個詞不沾邊,愣是被老聞和老墨倆人的話給打斷,再加上裴燁也跟著『嗯』附和了一聲,她便把她的話給咽了回去。

既然她是跟大家一起來的,自然是人隨波逐流的,雖然她不會附和他們,但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開口幫倒忙。

雖然傅芊芊沒有開口,可銀髮婦人已經滿足了。

她笑眯眯的看著裴燁,聲音里是難掩的激動:「你既然已經能查找到他的照片,是不是也能查找到他現在的位置?」

裴燁點頭:「當然可以!」

銀髮婦人激動的聲音不停顫抖:「那你現在能不能帶他來見我?」

剛說完,銀髮婦人皺起了眉頭。

「不行,如果我把你給放出去的話,你要是逃走了怎麼辦?」銀髮婦人苦思彌想,做出了決定般的抬頭:「我決定了,你找到他在哪裡,我跟你一起去見他!」

說到這裡,她的聲音愈加興奮:「他這麼久沒有看到我,突然看到我,肯定會非常高興的,我要給他一個驚喜!」

眾人:「……」

驚喜?這不是驚喜,應當是驚嚇了吧?不過,是不是驚嚇,也與他們無關!

裴燁:「好!」 這陣聲音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一致往聲源處望去。

只見,原本躺在貴妃榻後面的水晶棺,不知什麼時候被移到了貴妃榻的前方,此時,那水晶棺已經不能被稱為水晶棺了,因為,水晶棺已經被摔碎水晶棺的棺蓋被蠻力摔成了兩半。

銀髮婦人看到這一幕,整個人怒極。

「你……你們居然敢毀了他,我要你們所有人全部都償命,償命!」

裴燁這時開口:「這裡面一個人影也沒有,你到底想要我們為誰償命?」

「不可能的,他一直躺在裡面,而且,還是我親自將他封到裡面的,怎麼可能會沒有人?」

裴燁乾脆把水晶棺的碎片整個攤開。

然而,水晶棺里除了碎片之外,就是水晶棺里放置著的一張人形大小的照片,那照片還只是一個影子,並沒有臉。

「是嗎?這水晶棺自我打開到現在沒動過,這麼短的時間,我也不可能把人藏起來,人到底在哪裡?」

銀髮婦人被這一幕驚住了。

原本與傅芊芊他們比拚命的銀髮婦人臉色驟變,迅速奔到水晶棺邊上,雙眼死死的盯著地上的水晶棺碎片還有那張人形倒影照片,一張臉上的表情千變萬化。

隨著銀髮婦人的注意力被轉移,傅芊芊和老墨、老聞這邊三個人的壓力頓失。

老墨和老聞倆人累得互相攙扶著,在心裡罵著老妖婆。

「怎麼……怎麼會這樣?他明明在這裡面的,怎麼會不見了?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他不可能平空不見的!」銀髮婦人紅色削尖的指甲發狠的指向裴燁:「是你,是你殺了人,又把他弄消失了,是不是?」

說罷,銀髮婦人的手掌驟然抬起,幾根泛著綠光的銀針從她的袖中飛出,直飛向裴燁。

裴燁立即閃身欲躲開那銀針,但是,那幾根銀針卻像是長了眼似的,拐彎朝他飛去。

銀針上的綠光,明顯是淬了毒的,以這銀髮婦人的心性,上面的毒多半是劇毒,而且,是沒有解藥的那種。

但是,當那些銀針幾乎要刺到裴燁的時候,突然靜止不動,並盡數落在了地上。

傅芊芊抬起的手往旁邊一揮,所有的銀針盡數被刺進了牆壁之中。

傅芊芊一步一步的走到銀髮婦人面前,一字一頓的道:「你自己看清楚,這棺材里明顯不像是長期有人躺過的痕迹,說明……你以為的那個人,他騙了你。」

「怎麼可能,不可能的,他不可能騙我的。」

「這水晶棺,還有棺底的人形照片,就是他欺騙你的證據,這水晶棺封得這樣緊,應當也是有人提醒你,在所有的機緣全部達到之前,不能打開這水晶棺吧?所以……這水晶棺你一直沒有打開過,也一直沒有確認過人還在不在裡面,對不對?」

見銀髮婦人的臉色微變,傅芊芊便知曉自己猜對了。

「既然你一直沒有打開過水晶棺,你怎會知道,裡面的人一直在裡面,並沒有提前離開呢?」

銀髮婦人囁嚅著唇,因為那張臉猙獰的恐怖,看起來還是挺可怕的。

「我……我明明親眼看到他被放了進去,而且,有醫生的醫學證明,他已經變成了植物人,短時間內不可能會醒過來的,他……他不可能會提前出去的,不可能的!」

「可是,事實證明,他確實提前出去了,而且,以這棺中物所見,他是被人救出去的!」傅芊芊若有所指。

「你什麼意思?他被人救出去?難不成,我還會害他嗎?我一直都都想要救他。」

裴燁:「或許,他並不想你救他,或者……他根本不想和你在一起,把自己封入水晶棺,只是欺騙你的一種手段,而你……信了!」

銀髮婦人怒視裴燁:「不可能的,他不會這麼做的,我不許你說他!」

裴燁:「我們裴氏集團的天眼系統遍布世界各地,只要使用裴氏集團的最高許可權,就可以在全球天眼系統里準確的搜索出一個人來,不過,如果他出去的話,名字不可能還是原來的那個,但是,一個人的五官還有他的眼神是不能改變的,只要你能給我提供一張他的照片。」

銀髮婦人喃喃著:「他所有的照片,我都應他之前的要求,在他躺下水晶棺的時候,就把他所有的照片,全部都放進了他的水晶棺里。」

但是,現在的水晶棺里,不見半張照片。

說明對方是刻意將他所有的照片全部都帶走,連一絲念想都不留給她。

本來對這銀髮婦人恨之入骨的眾人,此時,對她都動了一絲側隱之心。

這銀髮婦人傾盡一切,想要救活的人,卻是背叛她最深的人,不得不說,這對她來說非常殘忍。

「我想……」裴燁面不改色:「你應當還有機會能找到他的其他照片。」

銀髮婦人的眸子轉動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

「我知道什麼地方還有他的照片了。」

銀髮婦人轉身朝殿後走去。

在銀髮婦人離開的當兒,傅芊芊、裴燁和老墨、老聞四個人面面相覷的站在大廳里,看著在銀髮婦人發瘋之後便倒了一地昏迷不醒的男人。

老墨提議:「既然她人已經走了,不如,我們先走吧。」

老聞附議:「對對對,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傅芊芊淡定的反駁:「我們不能走!」

「為什麼?」老墨不解。

老聞更是無法理解:「乖閨女啊,你不會真的同情她吧?這種人就跟瘋子似的,我們同情她,下一秒她有可能就會把我們都砸死在這裡。」

裴燁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傅芊芊,眼中有著濃濃的深情:「如果我們走了,她會更加失控,到時,是整個雲城市的災難。」

他的芊芊是一名國家公職人員,肩負保護人民群眾的責任,在這種時刻,她自然不可能會扔下人民群眾的安危不管,而獨自逃命。

更何況,眼前的事情,並不是沒有任何轉機。

正想著間,銀髮婦人已經從大廳後面的側門走了進來,手裡抱了幾個東西。 當看到銀髮婦人抱出來的東西時,所有人的嘴角都抽了一下。

抱枕、凳子、衣服、水杯等一系列物品,在那些物品上,全都可以看到上面有一張男人的照片。

銀髮婦人看向裴燁:「我沒有紙質的照片,但是,我有其他的照片,用這些,可以嗎?」

裴燁皺眉:「可以!」

老墨的嘴角抽了好幾下,站在傅芊芊的身後小聲的與老聞八卦:「我想,我現在終於知道,她看上的那個男人,為什麼要用植物人這種方法來逃離她了!」

這種瘋狂喜歡一個人的方式,對一個男人來說太瘋狂了,而且,以這銀髮婦人的性子,為人也是極霸道、獨斷的,一個男人哪能受得了這種喜歡的方式,大約也是害怕了,又怕她會生氣,所以乾脆直接扮植物人遁逃了。

沒想到的是,銀髮婦人竟然這麼痴情,真的為了他做了這麼多事,只為了他能夠醒過來。

老聞默契的點了下頭:「我想,我也明白了。」

傅芊芊皺眉。

她雖然是個直女,而且情商不高,不過,她不是笨蛋,這麼明顯的答案,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如果裴燁也用這種方式對她的話,她鐵定也會受不了走得不見人影。

從這一系列的事情來看,銀髮婦人喜歡的那個人,是背叛她植物人遁的可能性,更高了。

裴燁忍著噁心,將銀髮婦人的水杯接了過來。

這所有的東西里,就只有水杯不是讓他最噁心的。

裴燁在接過東西后,對銀髮婦人說:「給我十分鐘時間。」

銀髮婦人雙手握緊,面上露出一絲緊張,裡面還透著一絲希冀。

「我給你十分鐘時間,但是十分鐘之後,如果我沒有得到我想得到的答案,你們一樣所有人都要留在這裡給他陪葬!」

裴燁等人:「……」

裴燁調出了微型電腦,將杯子上的照片傳入了系統之中。

全球的天眼系統在同一刻,迅速開始啟動搜索模式,而且,是對所有人的臉全部進行掃描。

天眼系統掃描不僅僅是對當前的系統,還有過去二十四小時的監控內容。

這個掃描的工程是非常巨大的,沒有幾分鐘是不可能完成的。

只見,系統不停的進行著變化,人臉也以光速在他們的面前移過。

大約五分鐘之後,系統『嘀』的一聲響,伴隨著這聲響,一張照片和一個GPS定位地址也傳輸到了裴燁的微型電腦向上投射出的全息屏幕上方。

當照片和GPS地址出現之後,裴燁將自己的手往旁邊挪動,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全息電腦屏幕上方的畫面。

當看到全息屏幕中的照片時,銀髮婦人的瞳孔驟然瞠大,激動的聲音在顫抖:「是……是他,雖然他的容貌稍有改變,但是,他的眼神,還有他整個人散發出的獨特氣質,確實是他沒錯。」

銀髮婦人的話音落下,在場的人嘴角都有些抽動,然後,他們連看也不想屏幕上的人一眼。

屏幕上的人,賊眉鼠眼,走路沒個正形,如果真說他的身上有什麼氣質的話,那就是不修邊幅的氣質。

前提,這種氣質也算氣質的話。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個的表情難以形容,他們不約而同的看了一眼銀髮婦人,而銀髮婦人的雙眼死死盯著屏幕上的人,滿臉都是崇拜的表情。

目光從銀髮婦人的臉上收回,大家紛紛再一次對視了一眼,非常默契的無語望天。

只從這背影上看,這個男人就沒啥氣質,長相……也不一定怎麼樣,這銀髮婦人怎麼看也是一副貴婦樣,以她現在的樣子看來,年輕時也是一名貌美女性。

可是,她這眼光也實在是太差了點,但她絲毫沒有發現這一點,如同一個小粉絲般,痴痴的望著照片中的人。

銀髮婦人一個人在那裡痴迷欣賞覺得還不夠,笑眯眯的看向身側的傅芊芊和裴燁等人:「你們覺得他怎麼樣?是不是帥氣、迷人?氣質出眾?」

傅芊芊和裴燁等人:「……」

帥氣?迷人?氣質出眾?

這邋遢的氣質是挺出眾的。

但是,帥氣?迷人?是想讓人看了就想摔的氣質吧,至於迷人……只是讓人想眯上眼睛,再也不想看上第二眼。

不過這銀髮婦人的脾氣不好,如果他們說了什麼讓她不高興的事,說不定她真的把這裡弄塌了,讓他們所有人給她陪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