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知道你想我。」

聞言,周孜月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的微博?」

穆星辰把她的頭按回來,說:「你的每條微博我都有留言。」

Rex的次元冒險 周孜月不相信,她坐起來問:「我怎麼沒發現,你叫什麼名字?」

「盼月。」

微博里留言的人太多了,周孜月真的沒注意過這個名字,不過……

周孜月掩藏不住嘴角的得意,「盼月?什麼意思啊?」

「你說呢?」

周孜月笑了笑,「既然這麼想我,為什麼不早點來,盼來盼去凈弄那些虛的。」

穆星辰想說,要是不讓她想急了他,她怎麼可能會這麼乖。

現在看來他出現的還是太早了,不然她也不會死活都不肯跟他走。

「要不要發微博?」穆星辰問。

周孜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發什麼?」

「你不打算讓我在你的微博上露露臉?」

聞言,周孜月嗤笑,「讓你露臉不就等於昭告天下了嗎。」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把我扶正?」

周孜月躺進他的懷裡擺弄著他的手問:「你是不是很介意北希說照片里的人是他?」

穆星辰沒說話。

周孜月知道他肯定是介意的。

穆星辰拿來她的手機,「拍吧。」

他要拍那就拍吧,周孜月拉著他的手,十指相扣,映著面前的壁爐。

照片發上微博,配文:MXC。後面帶著兩顆小紅心。

照片剛發沒一會,微博下面立馬亂套了,全都是艾特北希的。

穆星辰看著評論數量不斷曾家,他不太高興的說:「就不能加張臉?」

周孜月一邊刷新微博一邊說:「我們家哥哥張那麼好看,我才不要給別人看呢。」

她這張嘴,能把穆星辰氣得半死,也能把他哄的無比開心。

穆星辰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一段錄像,周孜月一看,眼角一抽。

手機里錄的是她喝醉酒的那天,周孜月看的眼皮直抖,「這是什麼鬼東西?刪了!」

穆星辰把手機拿遠,笑了笑說:「這是證據,我走了之後不許鬧緋聞,不許跟別的男人有親熱的戲碼,要不然我就把這個發出去。」

「穆星辰!」

「不許沒大沒小的。」

「什麼沒大沒小,你用詞不當,快點刪了,好醜。」

穆星辰拿來看了看,「哪裡丑,挺好看的。」

周孜月深深的懷疑他的審美有問題,當初給她拍的那些鬼畜的照片他就說好看,哪裡好看了,他是瘋了吧!

還剩下一天的時間,晚上薛蘭打電話來說給她接了個活動,明天要去,周孜月想都不想就給推了。

一天後穆星辰走了,穆星辰只讓她把他送到機場門口,元秋山開車,周孜月沒有下車,看著他們依依不捨的,元秋山說:「要不一起回去算了。」

話說完,周孜月直接把穆星辰從車裡推了出去,「再見。」

*

白蘇知道穆星辰來了一直沒有出面打擾他們,知道他走了,白蘇才來庄禕家。

他拿著給周孜月的一套首飾,滿心歡喜的說著那天遇到粱筱殷的事。

很少見他為了什麼事這麼開心,周孜月的那點依依不捨也都因為白蘇的話淡忘。

兩天後周孜月來到公司,白蘇依舊是她的助理。

粱筱殷看到白蘇還是這樣心甘情願的待在周孜月身邊,要說是周孜月把他騙了,他也不至於這麼傻吧。

周孜月跟北希的戀情算是公開了,肖天成最近被一些爛事纏身,最後聽到這樣的消息算是徹底打碎了他的期望。

薛蘭見到周孜月第一句話問的是微博是怎麼回事,那是唯一一個北希沒有足跡的微博,薛蘭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周孜月笑了笑,沒解釋太多。

「你好歹也顧慮一下北希,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幫了你。」

「北希幫了她什麼?」肖天成經過,剛好聽到這話。

周孜月看了他一眼,隨後說:「薛蘭姐,我既然沒有跟長達簽約,以後在有什麼工作我們就私下談吧,別叫我來這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大家心知肚明,薛蘭看了肖天成一眼,「也好。」

薛蘭去肖天成的辦公室那資料,周孜月和白蘇在茶水間閑聊,粱筱殷已經虎視眈眈很久了,這會兒終於看見薛蘭和肖天成都走了,她走進來,語氣泛酸的說:「庄小孜,你到底用了什麼樣的辦法讓白蘇這樣的富二代來給你當助理,我就說嘛,你平時怎麼那麼囂張,原來是有靠山。」

白蘇跟她說完粱筱殷在珠寶店裡的糗事之後周孜月就想到了她會拿這件事做文章。

粱筱殷覺得說的不過癮,又說:「你一邊吊著蓋瑞珠寶的少東家,一邊又跟北希不清不楚的,你還真是個小狐媚子。」

聞言,周孜月淡淡的笑了一下,「謝謝啊,我就喜歡聽別人用這樣的詞兒來誇我。」

人逢喜事精神爽,周孜月現在就覺得自己特別的爽,就連粱筱殷來找茬她都有興趣跟她鬥鬥嘴。

她看著粱筱殷說:「嫉妒就直接說好了,用不著這麼掛完抹角的,我吊著多少人那是我的本事,你有能耐也去試試啊。」

「你……」

周孜月推開她指著她的手,「沒事多照照鏡子,別總是張牙舞爪的,你現在的人氣本來就不好了,再不收斂一下怕是下一個過氣的女明星就是你了。」 周孜月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北希了,好像自從他知道穆星辰來了之後就沒有再出現過。

打他的電話是徐冬接的,冷冰冰的語氣似乎比之前更甚,她說北希在國外養傷,其他的什麼都沒說。

他不想見她也在情理之中,周孜月不強求。

薛蘭把她的行程安排的很滿,每天吃了吃飯睡覺就是跑通告。

「小孜,我面試上你們公司了。」

周孜月接到吳夢的電話,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自從她知道長達那麼多破事之後一點都不覺得這是件好事。

「你是說長達?」

吳夢興奮的說:「對啊,以後我跟你就是同一個公司的人了,我們可以經常見面了。」

周孜月不忍心打擊她,吳夢沒聽見她替她高興的聲音,問她,「你怎麼了,我們以後可以經常見面你不高興嗎?」

「高興。」 妖孽狂醫俏總裁 周孜月說的口是心非。

「小孜,明天我就去公司了,你會不會來,我們見一面吧,我請你吃飯。」

「我很少去公司的,要不這樣吧,明天下午我忙完去找你。」

「好,我叫上王璇一起。」

說到王璇璇,周孜月問:「璇璇沒跟你一起嗎?」

「她個不講義氣的,她去了華誠。」

華誠是北希的經紀公司,周孜月以前聽北希說過華誠的老總是個女的,為人公正,算是業界中品行不錯的。

「華誠挺好的。」

吳夢說:「是挺好的,還能跟北希一個公司呢,我這不是瞧你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心疼你嗎,所以才來陪你的。」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其實我沒有跟長達簽約,我只是臨時合約,早點跟你說就好了,長達其實……」

「小孜,準備好了嗎,要開拍了。」薛蘭叫了她一聲。

周孜月說:「好了,先不跟你說了,明天見面我再跟你說吧。」

「跟誰打電話呢,臉色這麼難看。」周孜月從化妝間出來,薛蘭陪她去攝影棚,見她臉色不好隨口問了一句。

「薛蘭姐,你覺得長達有前途嗎?」

薛蘭沉默了一下,「你如果問的是你在長達有沒有前途,我可以跟你說只有有我在,你一定有,但,你要是問其他人,我就不敢這麼保證了。」

很明顯薛蘭已經知道了吳夢進長達的事,她這麼說就是在提醒她,不是每個進長達的人都是有出路的。

「那如果我想帶她出頭呢。」

薛蘭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先去拍照吧,這件事以後再說。」

*

晚上回到酒店,周孜月接到穆星辰的電話,兩人聊了一會,周孜月都沒說幾句話,一直嗯嗯呀呀的敷衍著。

「是不是累了?」穆星辰問。

周孜月翻了個身躺在床上,手機開著免提放在一旁,「吳夢今天給我打電話說她來長達了,可是聽薛蘭的意思是,不是每個進入長達的人都能有出路,我有點擔心她。」

「你擔心的應該不只是她有沒有出路,你擔心的是長達的老總會讓她用什麼方法出頭。」

還是他最了解她。

這些年周孜月不太敢用心交朋友,唯一兩個相處的比較好的就是吳夢和王璇璇,因為是同一個寢室的,三個人一起住了三年,感情自然要比一般人要好,可是周孜月也擔心,擔心她們任何一個人出現問題。

「哥哥,你說我要怎麼跟吳夢說才好?」

「如果是朋友,她應該不會介意你實話實說。」

這幾年的大學周孜月也不是白上的,她懂得了人心最尷尬的地方。

如果在她成名之前,她什麼都不怕,一定有什麼說什麼,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在長達紅起來了,卻要對吳夢說長達不好讓她離開,如果換做是她自己,她的心裡也未必會舒服。

「算了,你不懂。」

穆星辰笑了笑,沒說話。

他不是不懂,他只是沒辦法用一個正確的方法來教她怎麼做,朋友是她的,了解吳夢的人也是她,任何人幫她把事情分析的天花亂墜都沒有用。

「我想你了。」周孜月拿起手機哼哼著。

「現在M國的天氣很暖,每天都陽光明媚,最近我發現了一家冰淇淋店,巧克力口味的。」

周孜月齜了齜牙,「你夠了穆星辰,別再勾引我了,你明知道我這邊很冷,特別的冷。」

「穆星辰輕笑著說:「那你就回來吧,讓元秋山帶你回來,或者我去接你。」

「不要。」 嗜武洪荒 周孜月拒絕的乾脆,一點猶豫都不帶。

知道她會拒絕,穆星辰只是隨口說說,並沒在意。

「少爺。」

穆星辰很忙,這麼一會已經是好幾次有人來找他了。

聽著那頭紙頁沙沙翻動的聲音,進來的人小聲問:「少爺,是小月嗎?」

穆星辰淡淡的「嗯」了一聲,「要跟她說話嗎?」

穆星辰的手機也開著免提,那邊的人說:「小月嗎,我是古寧,你什麼時候回來?」

周孜月一聽,笑道:「原來是古寧叔叔,我就說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你還好嗎,跟古宗叔叔在一起了嗎?」

「咳。」

電話那頭,古寧的聲音不見了,只聽見穆星辰發出淡淡的笑聲。

「那個,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少爺你們聊吧。」

聽著他逃荒似的聲音,周孜月咂了咂嘴,「嘖嘖,都多少年了還沒在一起,真是的。」

穆星辰笑著說:「古寧可是好久沒聽見有人這麼調侃他了。」

「哥哥你也是,古宗都在你身邊這麼多年了,你也不幫他一把,都老大不小了。」

「這種事也就你幹得出來。」

聽聽這話嫌棄的,周孜月說:「我這叫助人為樂。」

*

第二天下午,周孜月去公司接吳夢,吳夢最近還住在學校,每天學校公司來回跑。

時間還早,還不到吃飯的時候,周孜月把吳夢帶到她住的酒店,吳夢一進門就哇了好幾聲。

「什麼時候公司也能給我安排這樣的地方住?」

周孜月從冰箱里拿了兩罐可樂,「你真以為公司有這麼大方,剛開始我都是自己掏錢住酒店,也就是最近公司才肯那這個錢出來。」

吳夢到處看了看,他們現在在十六樓,看下去很壯觀,「肖總看起來也不像是這麼小氣的人,怎麼還讓你自己掏錢呢。」

說道肖天成,周孜月拉著她坐下,一臉嚴肅的說:「夢,別怪我多事,長達不適合你,肖天成也不是什麼好人,如果可以你還是去別的公司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