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看來上一次的比賽讓他們都感受到了壓力」

乾低沉的聲音響起,打破了空氣當中嚴肅的氣息。 手冢聽到乾的話,並沒有回答。 「手冢,你看看不二,他更加努力訓練了呢,自從上次輸給跡部了以後,他的訓練量就加倍了! 訓練的時間也延長了,不過不用擔心,我看了一下,這些完全在他的身承受範圍之內。 看來上次輸給冰帝的跡部給他的刺激還有點大呢。 讓一向沉穩的不二都這樣刻苦訓練。 真是有趣,看來我又得從新收集數據了!」 乾的話語一句一句傳入手冢的耳中,讓手冢的心情更加沉重。 此時的手冢又想到了千夜雲川的那句話。 「手冢,我可是很期待和青學的比賽呢,下一年的青學!」 想到這裏,手冢的臉上露出了沉重的表情。 千夜雲川的話並沒有錯,如果沒有千夜雲川的噴霧,那麼自己的手臂根本就沒有辦法打球。 ...

怪不得表面上看冰姑姑在王府挺有權勢的,也頗受尊重,可王爺和王妃經常冷著她,不理她。

原來這是王妃的另一著棋。 雲若月自信滿滿的眯起眼睛,「是,我要讓冰姑姑知道,璃王府是不會為了什麼討好她的。璃王府有實力保護自己,不用高攀別人,反而會吸引別人來高攀。冰姑姑現在出了皇宮,遭皇上懷疑,想要獲得皇上的信任更難,她現在的依靠只有璃王府,如果她不投靠我們,回到宮裡也很難自處。她如果聰明的話,就知道怎麼選擇!」 「娘娘高明,所以說現在不是咱們去求冰姑姑,而是冰姑姑要求璃王府的庇護。」陌離道。 楚玄辰也道:「對!從小蝶聽到的話來看,皇上已經開始懷疑冰姑姑,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他就不會再信任她。如果她回宮,還要面臨徐公公那變-tai的壓榨,等待她的將是死路一條,到時候,本王也保不了她!」 雲若月點頭,「我們想要冰姑姑徹底折服,必面要先壯大自己。人們都喜歡向強者靠攏,我們只有無比的強大,才能吸引有識之士投靠。古人說過一句名言,叫悅近來遠。我覺得這句話說得很對。」 「什麼悅近來遠?」楚玄辰問。 月兒越來越聰明,帶給他好多驚喜,他對她的世界,更充滿了好奇。 雲若月笑道:「悅近來遠就是,使近者悅服,遠者來歸。也就是說,讓近處的人歡悅無憂,那麼遠處的人就會慕名而來投奔。我們想招攬人才,必須要先對自己人好,讓大家生活無憂,活出自己的價值,那麼人才就會自動投奔而來。」 「好,說得好!從此以後,璃王府的宗旨,就是『悅近來遠』!」楚玄辰讚賞道。 他沒想到,月兒除了會醫術之外,還懂招攬人才之道。 雲若月笑道:「你過獎了,我不過是借用古人的智慧而已。我看冰姑姑最近在璃王府過得挺滋潤的,估計她都不想回皇宮了,這樣就離策反她更近一步。」 楚玄辰點了點頭。 ...

葉弘也是沒辦法,要不是崔捕頭等人都不擅長騎術,以及騎兵作戰,他也不會讓石勒來組建騎兵。

一直以來,葉弘都清楚石勒並非真心歸順自己。 這也是葉弘遲遲不肯給與石勒真正組建新軍原因。 只是眼下,為了安邑縣十萬戶百姓安危,葉弘也只能冒險使用這頭猛虎了。 組建騎兵,可不是之前那種以騎兵作為工具,實則還是步兵戰術的崔捕頭老兵營。 而是完全採用胡人訓練手段,以馬術,以騎術陣列作為主要攻擊方式。 這已經接近純粹的胡人作戰方式,因此他才覺著這隻新軍,也只有石勒最為合適。 若有了這樣一隻足以和黑騎兵在野外抗戰騎兵,那麼安邑縣便可不用經受如此殘酷守城戰。 當石勒走後,葉弘便收拾了那種傷感情緒,邁步走下城頭。 街道上,很多流民被組織起來清掃城牆,修補那些破碎地方,還有人在用水潑灑街道,清理那些血液污濁。 整個街頭都呈現出一種忙碌秩序中,這就是縣尉大人威望所致。 每一個人都會在這種威望之下,安於眼下,並不會趁火打劫。 這樣場面不僅僅在一處,而是在安邑縣每一個角落,每一個視角。 ...

不答應,那就兩敗俱傷。

「那你們可以走了!」 還未等柳修城說話,柳無邪先開口了,讓他們現在就可以滾出柳家,從此一刀兩斷。 柳無邪一番話,讓柳修城一愣。 剛才他們多次威脅柳修城,後者都是儘力挽留他們。 柳無邪倒好,直接送他們出去。 柳修城好奇的看了一眼柳無邪,自己的孫子,不像是胡言亂語,一定看出什麼來,所以索性不說話。 「我們柳家什麼時候輪到一個黃口小兒來做主了。」 柳笑天非常的惱怒,他堂堂靈玄境巔峰,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後輩給無視了。 「笑天說的沒錯,我們柳家現在成什麼樣子了,完全成了他們一家人說了算,我們這些族人還有地位嗎。」 五長老義憤填膺,認為柳笑天說得太對了。 整個柳家,已經被柳修城一脈牢牢把控。 連孫子都敢站出來干涉柳家內務。 ...

沈明珠眸子一閃。

渾身更是下意識起了不少小疙瘩,像是被冷風拂過一般,止不住的打了個冷顫,臉色更白了幾分! 他果然全都清楚明白! 「你到底在算計些什麼?雲傾塵,我警告你,我這把刀不是你想用就能用的,當心一子落下滿盤皆輸!」 她猛地起身,眼神兒冰冷, 「縱然你觀的了全局,也觀不了人心。」 「......」 雲傾塵一愣。 似乎沒料到她會這般開口,微微怔愣片刻,便看到她站起身來,轉身往外走去, 「雲傾塵,我沒你想的那般好拿捏!更不是你想用就用的一顆棋子!算計到我身上倒不知最後栽進去的人會是誰!」. 「她身形纖細卻透著幾分犀利的氣勢,像是一把已經出鞘的利刃,一不留神倒真如她說那般或許會把自己都栽進去...... 「她有些出乎意料。」 「超乎預料才會讓人更加期待。」 ...

然後點點頭掃了他手中的信件一眼,利寒解釋道:「哦~這些是最近的一些門派事務,弟子正打算交給萬掌門,然後長老您要過目一下嗎?」

「不用了。」 快樂的時間總是短暫的,假期的最後幾天一晃就過去了。然後中午睡醒起來的時候衛湫然正吃完午飯回來打算叫然後一起去上課。 「師尊,你已經起來啦!我們一起去上課吧。」 然後立馬把門一關嗤笑道:「你這個乖寶寶自己去吧,千萬別拉上我。」 「師尊,要是你隨我一起去上課,我便....我便給你做辣雞,如何?」衛湫然在門外像個人販子拐賣兒童一樣彎著腰和屋裏的人對話。 過了片刻,然後打開房門彆扭地說道:「說話算話啊。」 衛湫然無奈地輕笑了一聲,「好。師尊怎麼還像個孩子一樣,上學還要哄著去。」 「那課無聊至極!也就萬榮那糟老頭子整天叫我去上。」 「師尊我們快些啦,不然遲到了要挨夫子罵的。」 二人立馬加快了步伐往立雪閣趕去,與此同時的將軍府內,有一個掃地丫鬟正蹲著研究地上的東西。 小丫鬟好奇地眨着眼睛感嘆道:「這兩個是什麼東西呀?好漂亮啊!」 衛湫然他們走了幾天了,衛夫人幾乎每天飯後都會來看看這兩個雪人。她堆的雪人保存地還不錯,可衛湫然和然後堆的卻已經化掉了。 ...

早起給李夢瑤和可可做了個早飯,吃完后搞好衛生就出門了。

今天,要去把高利貸的事情解決了。 先去銀行取了二十萬現金。 剛走出銀行大門,葉雲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王美玲打過來的。 心裡也就明白了大概,估計是因為昨晚的事,葉雲問道。 「王總,什麼事?」 「葉先生,你在哪呢?」王美玲友好道。 「剛從銀行出門,準備去辦點事。」 「哪邊的銀行?」王美玲繼續問道。 「金陵仙靈區淮海路,怎麼了?」葉雲道。 「沒什麼大事,就是想要感謝葉先生你一下。你稍等一下,我馬上就過來,很快!」 電話那頭立刻傳來汽車發動的聲音,顯得王美玲很著急。 ...

周煙兒說:「讓她們進來吧。要是沒吃飯的話,我請她們吃。」

「好。」掌柜笑容滿面地出去了。 「老闆讓你們進去。」 掌柜出來一說,幾個姑娘高興得恨不得跳起來。 「你走在前面。」 「哎呀,你走前面。」 她們互相推搡了一會兒,由一個姑娘打頭排隊進了包間。 進了包間,一股說不出的香氣飄來。 幾個姑娘看來,一個大肚子的漂亮女人坐在椅子上。 這個女人肚子大,四腳卻很纖細,長相更是精緻。 「這就是我們老闆。」掌柜指著周煙兒說。 「我買了你主辦的連環畫。」 「時裝展示會太好看了,聽說秋冬時裝展示會又要舉辦了...」 ...

想到兒子明天就要回學校上學了,她就想給蕭毅買一套新衣服,慶賀兒子逢凶化吉,及時醒過來不用拉下太多課程。

柳妍莉側過頭看着身邊的蕭毅,笑着說道:「兒子,是不是想買新衣服了?你也好久沒有買新衣服了,走,我們去店裏看看,你看上那件今天媽媽都給你買!」 蕭毅衝口而出:「這店裏的衣服都太土氣了,我不喜歡還是不買了吧!」 以前只要給蕭毅買新衣服他就非常高興,從來就沒嫌過太土氣,今天居然嫌棄這裏的衣服太土氣了! 柳妍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兒子,說道:「縣裏買衣服的店鋪大多是以前的裁縫開的,他們買賣衣服也大多是自己做的,能新潮才怪了!」 「果然如此!」 蕭毅沒有注意到老媽看向自己時那充滿奇怪的眼神。 在蕭毅少年時代的記憶中,父親和母親都在棉紡廠上班,加上爺爺奶奶也偶爾補貼他們家,所以家裏的經濟條件也不算差。 既然家中的經濟條件不算差,老媽要給自己買東西那就買吧。 蕭毅一臉期翼的看着柳岩莉,問道:「媽,我不買衣服,買其他的東西行嗎?」 回力鞋是八九十年代球鞋中真正的大哥大,是運動休閑鞋類的唯一象徵。 在蕭毅後幾十年中依然是他記憶中最清晰的存在,他清晰的記得,海魂衫,回力鞋,那是多少青少年夢寐以求的東西,一身海魂衫,一雙回力鞋,那是相當牛的潮人標誌。 聽到兒子想買回力鞋,柳妍莉不著痕迹的抽了抽。 ...

《刀劍亂舞》真人版電影預告片公開,快來看看你的本命真人甚麼樣!

相信不少小伙伴們都知道,《刀劍亂舞》是日本開發的一款面向女性的養成向網頁遊戲(遊戲中將各種名刀擬人化),2016年播出了以遊戲為原案的原創動畫《刀劍亂舞-花丸-》,2018年播出了第二季。 除了這兩部動畫作品,也許還有小伙伴們看過由遊戲改編而成的動畫《活擊/刀劍亂舞》,這一部跟遊戲比較貼近,是2017年播出的。 從遊戲發行到現在近4年的時間裡,相關動畫作品都出了三部,電影版也更是少不了了。已經確定真人版電影《刀劍亂舞》將在2019年1月18日上映,就讓我們來看看電影中的各位角色和演員吧~ 三日月宗近/演員:鈴木拡(kuò)樹 日本國寶級的太刀,遊戲裡都被玩家叫做爺爺→_→。 “天下五劍”之一,並且是五劍裡最美的一柄刀,並被廣泛讚譽為“名物中的名物”,可見爺爺的稀罕之處了。匠師是日本古三匠之一的三條宗近。 刀身刃長大約80厘米,彎曲度大約2.7厘米。 電影中飾演爺爺的演員就是飾演了大量二次元角色的鈴木拡樹啦。 相信關注2.5次元的小伙伴們大概都比較熟悉拡樹小哥哥,他出演了大量二次元作品的舞台劇,在日本也是非常有人氣2.5次元演員。 舞台劇飾演過《野良神》夜鬥、《最遊記》玄奘、《飆速宅男》荒北靖友、《超級彈丸論破2》狛枝凪(zhǐ)鬥,包括《刀劍亂舞》的三日月宗近等等等等。 拡樹小哥哥穿上和服的樣子真的是超級有吸引力呢~ 山姥切國廣/演員:荒牧慶彥 是刀匠堀川國廣的最高傑作,雖然是靈劍·山姥切的仿品,但是仍然是一柄非~常有名的打刀。暱稱有很多,什麼被單、被被,叫姓的叫名的叫姥姥的,還有國醬、切國,隨便大家選~ 可能因為是仿製品的原因,這位小哥哥性格上有點自卑→_→。 刀身長度70.3厘米。 電影中的演員也是出演過大量二次元角色的荒牧慶彥。 荒牧慶彥也是很有人氣的一位2.5次元的演員,本人非常喜歡演戲。舞台劇中飾演過《薄櫻鬼》沖田總司、《K》第二章中的夜刀神狗郎、《初戀怪獸》高橋奏、《戰國無雙》小早川隆景等等等等。 當然還包括《刀劍亂舞》舞台劇的山姥切國廣,阿凡還有兩張國廣的定妝照,大家可以欣賞一下~ 怎麼樣~還原度還是挺高挺美膩的吧~這位小哥哥還是很能駕馭不同風格的造型呢~ 藥研藤四郎/演員:北村諒 是屬於栗田口派的一柄短刀,曾跟隨過織田信之,據說這把刀在本能寺之變中被燒毀。 刀身長27.7厘米。 電影中的演員是北村諒。 模特出身,也出演過大量舞台劇。像是《青之驅魔師 京都紅蓮篇》奧村燐、《飆速宅男》東堂盡八、《八犬傳-東方八犬異聞-》犬川荘介、《刀劍亂舞》藥研藤四郎等等等等。 壓切長谷部/演員:和田雅成 日本國寶級打刀,刀匠長谷部國重。也曾跟隨過織田信長。阿凡特別喜歡長谷部的形象~ 刀身長64.84厘米。 電影中的演員是和田雅成。 這位小哥哥有點與眾不同,不僅是演員,還出演了很多脫口秀節目。範圍涉獵很廣。舞台劇出演過《戰國無雙》大谷吉繼、《K》第二章中的周防尊→_→、《飆速宅男》今泉俊輔→_→、《四月是你的謊言》度亮太、《刀劍亂舞》壓切長谷部等等等等。 這位小哥哥也是經常飾演關鍵角色的一位2.5次元演員呢~ 日本號/演員:岩永洋昭 長槍,古代日本的三大名槍之一。曾跟隨過秀吉。槍身上刻著不動明王的化身俱利迦羅,有“吞取之槍”的別稱。 槍身全長3米。 電影中的演員是男子氣概十足的岩永洋昭。 這位也是模特出身,出演過很多特攝電視劇,比如《假面騎士OOO》、《多米英雄》等等,也出演過很多舞台劇,比如《銀河英雄傳說》、《Be with ×美獸》,在2.5次元中飾演的角色沒有上面那幾位小哥哥那麼出名。 骨喰藤四郎/演員:定本楓馬 又一個藤四郎→_→,也是栗田口一派,刀匠是栗田口吉光。原來是一柄薙(tì)刀,現在是一柄長肋差(中刀)。 刀身長58.8厘米。 電影中的演員是定本楓馬。 這位小哥哥貌似是個新人,出演作品好像也不是很多,希望電影中能有出色的表現。 不動行光/演員:椎名鯛造 一柄短刀,曾經是織田信長的愛刀。暱稱是小酒鬼。 刀身長25.4厘米。 電影中的演員是椎名鯛造。 舞台劇演員,也出演過一些電視劇。舞台劇作品有《最遊記歌劇傳》孫悟空→_→、《戰國BASARA》森蘭丸、《薄櫻鬼 志譚》山崎烝、《家庭教師》城島犬、《刀劍亂舞》不動行光等等等等。 感覺是個居家型的好男人呢~ 鶯丸/演員:廣瀨智紀 太刀,在遊戲中比較稀有而且是年紀最大的刀→_→,因此被玩家們叫做太爺爺→_→。屬於古備前一派,刀匠是友成。 刀身長81.8厘米。 電影中的演員是廣瀨智紀。 這位小哥哥也很有意思,明明很喜歡貓但是卻對貓過敏(hhh),學生時代還參加過學校的女裝大賽→_→。 舞台劇作品也很多,《飆速宅男》卷島裕介、《鑽石王牌》降谷曉、《暗紅色關係》高浜優輔等等,早期還出演過電影。 織田信長/羽柴秀吉 另外飾演織田信長的演員是山本耕史,山本耕史不僅是日本舞台劇的知名演員,還是搖滾音樂劇的領軍人物。 可以說是歌·舞 ·演全能的實力派人物。 飾演羽柴秀吉的演員出演過很多優秀日劇的八島智人,還是一位歌手。 以上就是《刀劍亂舞》電影版的CAST介紹了,小伙伴們覺得飾演主人公們的小哥哥們都怎麼樣呢? 阿凡比較喜歡鈴木拡樹和廣瀨智紀這兩位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