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梁志成有個親戚是區公安局領導,支龍生是有點想拍梁志成馬屁的,見楊再興一再頂撞梁志成,他也沉下臉,轉頭對梁志成道,「老弟,他說今天的事情你不要管,要不你就不要管了。」

看支龍生說話的口氣,他也是給梁志成面子才息事寧人的。 梁志成有些生氣地看著楊再興,一副有點無語的樣子,「你知道支總是什麼人嗎?你這點家業在人家面前小拇指都算不上。」 不等楊再興開口,這時候,又有兩人一前一後進入包廂。 走在前面的中年男子身材修長,皮膚白皙,臉上帶著溫和乾淨的笑容,身上散發著幾分從容沉穩。 走在後面的青年男子看起來有些平常,身上沒有任何王者之氣,臉上反倒是露出幾分緊張。 夏思思看見來人,一顆心稍稍放了放。 只是很快,幾個女孩子的目光,就落在中年男子身後的青年身上。 林天成快步上前,上上下下打量了李小藝一眼,對李小藝問道,「你沒事吧?」 李小藝搖了搖頭,不知為何,看見林天成滿臉緊張,她心中竟然莫名湧起幾分委屈,差點落淚。 梁志成看見中年男子,面色驟變,眼眸中閃出幾分意外,本來滿臉不爽的他,臉上也立刻有了笑容,絲毫看不出脾氣很暴躁的樣子。 他快步朝男子迎了過去,「夏總,一點小事,您怎麼親自過來了?」 看見梁志成這個態度,他的幾個同學也知道夏南是真正的大人物,個個站起身,有些拘謹起來。 ...

星忍村的『星影』是一個消瘦的中年人,滿臉的勞累過度。

「看到了嗎?駕馭不了這種查克拉的人就會被反噬。」哆啦a九出聲提醒鳴人。 「我和佐助?」鳴人不擔心自己,佐助應該沒問題吧。 「你們兩個都很奇怪,體內的查克拉和生命能量與他人不同,那個寫輪眼小鬼的陰屬性查克拉未免太過誇張,真是邪惡的眼睛。」 「我是星隱忍者村的代理星影『赤星』。」台上的人發出聲音。 「代理『星影』?」 沒經歷過5.5代火影團藏的佐助發出疑問。 「一年前三代星影猝死,目前還沒有選出新的星影。」 「恕我直言,不是只有五大忍者村的首領才能以「影」自居嗎?」小櫻的師傅是火影,「影」對普通忍者是很崇敬的稱號。 「不是五大忍者村又怎麼樣?」激憤的話語吸引了在場幾人的注意力。 「我們並不比你們差,儘管現在還是個小村子,但是遲早與你們五大忍者村比肩而立。」 聽到這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宋詩詩眉頭微皺。 「是你?」 ...

當即,珍寶閣主管眉頭往起一挑,輕蔑地說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這個小b崽子,到底能玩出個什麼花樣來。」

說著,他就直接點進了文物協會會長的主頁。 在珍寶閣主管看來,這個昵稱「文物協會會長」的用戶,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鍵盤俠。 恐怕也是運氣使然,知道了文物協會會長從來不看直播這件事,所以才敢這麼堂而皇之地冒充真正的文物協會會長。 只可惜,假的永遠是假的。 珍寶閣主管對此深信不疑。 他反正打死也不會信,區區李瀟瀟一個小主播,會有什麼大能量大來頭大背景大後台的粉絲。 有本事的大人物,會當一個小主播的粉絲? 更別說,文物協會會長從來不看直播。 珍寶閣主管這麼想著,所以隨意點進了文物協會會長的主頁,臉上的笑容鎮定而燦爛。 「我倒要看看,你這葫蘆裡面,到底賣得什麼葯!」 珍寶閣主管勾起嘴角。 然而。 ...

「你沒事?」

她還沒問出口,反而封晏急匆匆的詢問,仔細查看她的身子,看到她手掌擦地出現血痕的時候,眸色瞬間一冷。 她感受到他的目光,胡亂的擦這手,道:「我沒事,你的……你的胳膊……」 他的胳膊被撞得不清,兩個人的重量全都壓在右胳膊上,連帶着後背。 一開始劇烈疼痛,現在已經緩過來了,手臂也沒傷到哪裏。 「我沒事。」 他扶起唐柒柒。 此刻車主趕緊過來道歉,說車突然壞了,沒辦法只能闖到這還算空曠的學校門口。 此刻車撞在了旁邊綠化帶,已經不成樣子了。 不敢想像,如果真的撞上了人,會怎麼樣。 她也有些感慨,封晏奮不顧身的救自己。 萬一晚一秒,兩個人可能都逃不過去,他何必冒這麼大的險救自己。 她一直覺得封晏留自己,是報復。 ...

不過她把王藝琳誇得越好,才越對比秦舒那個冒牌貨差勁。

宋瑾容打量著王藝琳,渾身上下挑不出什麼毛病。只是以她多年看人的眼光,總覺得這女孩少了點什麼。 不過,既然這是寶貝孫子喜歡的女孩,宋瑾容自然接納,何況她之前弄錯人,讓人家姑娘受委屈了呢。 「是很不錯,小明,把東西拿過來。」宋瑾容笑呵呵地點頭說道。 老管家明叔上前,「王小姐,這是老夫人送你的禮物,老夫人親手做的。」 王藝琳接過,打開一看,是個刺繡的荷包。 愕然之餘,不禁失望,這老太太送個禮物怎麼這麼小氣?而且,這年頭誰還用這種東西? 不過她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高興地把荷包收下了,說:「謝謝老夫人!」 宋瑾容擺擺手,看著那荷包忍不住感慨,「這還是辛家媳婦教我的,她那一手刺繡絕技,真正是冠絕海城......」 王藝琳不明所以,趕緊把自己買的見面禮拿出來,恭敬地遞了過去。 「老夫人,這是我給您帶的茶,喝了對身體很好的。」 褚雲希見機說道:「奶奶,藝琳是學醫的,很懂這些,她特意買給你的補品,肯定錯不了!」 「好孩子,有心了。」宋瑾容點點頭,讓明叔把禮盒接了過去。 ...

「這…我是在遊戲裡面穿越了?」

哈尼磊目光滴溜溜轉動著,一股賤氣悄然升騰而起,他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在看到不遠處有一巨大的門戶時,頓時有點震驚。 「這陌生的環境,我肯定是穿越了,帶著系統和裝備穿越異界,我豈不是無敵了??」 某磊頓時興奮了,幻想著異界征戰,美女如雲的生活,他笑容逐漸變態。 「當務之急,先看看新手褲褲能不能脫.....嗷.....居然不能脫.....這尼瑪是怎麼回事??」 哈尼磊急忙脫下裝備,打著赤背,嘗試將新手短褲褪下,但拉扯半天,柔軟的紋白色短褲,紋絲不動,頓時整個人如二哈般,嗷嗷痛苦嚎叫起來。 「叮!極限大逃殺......」 頓時一則系統通知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瑪德,白高興了,還以為出bug把自己送到異界了,可惡,邪惡YY就是害人,呸.....」哈尼磊看見系統提示就知道,目前是什麼情況了,自己還在遊戲中,還能看到下線按鈕! 繼續看著活動內容。 「我擦,第二期封神榜??」哈尼磊將活動內容閱讀完,頓時震驚了。 原來所有人包括邪魔怪物,全部都分散在了這片亞空間之中。 混亂的一匹,隨時都能遭遇強大的邪魔,要是凄慘遇到魔王,對不起,躺著等死就行了!! ...

如果是正常狀態…

被對方用這樣的姿態所壓迫。 源理繪早就用盛氣凌人口吻,二話不說直接給反懟回去。 然而似乎是因為剛剛醒來,腦袋還有些迷糊的緣故。 加上被對方當場抓包社死一回。 在接涌攻勢下,大傲嬌立馬失去了平日里具備的戰力。 導致幾乎是以碾壓模式被懟在床頭狠狠欺負。 尤其事情到了這一步后,更是連反抗的辦法都沒有。 面對白川綾近在咫尺,就像是在觀賞某件貨物時緩緩湊近的目光。 緊張的情緒開始流動,匯聚... 接著化作無以復加的恐懼感湧現上來。 導致她有些退無可退的挪了挪身體,像是寧死不從般倔強的扭過頭。 然後閉上眼睛。 ...

誰知道哪個奇奇怪怪的保姆會不會趁我睡覺的時候進來。

我將燈關了,閉上眼睛,就這麼迷迷糊糊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我是被尿憋醒的,剛一起來準備開了房門準備去上廁所。 摸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走廊燈的開關,又實在憋的厲害,就連屋子裡面的燈我都沒開,還好這屋子裡面亮堂,也不是一點都看不清,不至於摔倒。 放水之後剛要回去,突然看見不遠處一閃而過一個身影。 這麼晚了誰還在外面轉悠? 我心裡感覺奇怪。 而且就算在外面轉悠,也應該開燈吧。 我因為好奇心就跟上了那個黑影,想不到他竟然在夏末的門前停了下來,居然還擰了擰門把手。 因為聲音比較輕,所以屋子裡面的夏末我才是不會察覺的。 她一直跟我說,她真的睡著就很難被人叫醒,更別說睡著的時候聽著什麼動靜被嚇醒了。 當時我記得告訴她要鎖門,還好夏末記住了,不然這人就該進去了。 我看這人的身形應該是個男的,我感覺他應該是黃富城,伸手去摸燈的開關,只要能夠證明是他,也就人贓並獲了。 我一直覺得他對夏末有意思,跟夏末說了,她還不信。 ...

我在哪?

我幹啥? 當閑庭花落沉淪在懷疑人生里時,觀眾席陷入凝滯的觀眾們,終於回過了神智:「靠呀!還能這樣玩啊!」 「長見識了!」 「活久見啊!」 「但——啊啊啊這是什麼沙雕操作啊!!!你自爆的樣子,像極了渣男!!!!啊啊啊!!!!老子的100積分沒了!沒了!!全沒了啊啊啊!!!!」 圍觀者瞬間反應過來,全都惡狠狠瞪著季柚。 每場比賽都有押注,觀眾如果看好誰,可以直接押誰,勝了可以按照倍率贏得積分,除了押勝負,還可以押平局,但是賽場開展這麼多年,只有分勝負,從來沒有出現過平局的情況,所以,根本不會有人想到押平局。 現在是個什麼情況呢? 全體皆輸,莊家通吃! 無論是季柚,還是『閑庭花落』,亦或者在場所有押注觀眾,全體都輸了,只有賽制舉辦方贏了。 「我靠!你們誰都別動!我來打死這個沙雕!」 「放著!老子來!老子可是押了1000積分,這是我全副身家啊啊啊……」 ...

《真氣初學》居然臨破解前,被人拿走了!

總共四本古籍,前面三本已經丟了。 就靠最後一本挽回面子,現在,第四本也沒了。 後面還破解啥? 破個蛋嗎! 劉校長?劉句奮? 據蘇景行所知,玄天大學沒有副校長叫「劉句奮」的。 這個人要麼是尊稱,要麼是玄天總校來的! 如果來自玄天總校,那樂子就更大了。 蘇景行思忖中。 主席台上,馬時風也做出了決斷,將空空如也的木盒,面朝向所有人。 同時,憤怒中帶著羞愧喊道,「很慚愧,《真氣初學》一小時前也被人拿走了,拿走古籍的人,名叫劉句奮,來自玄天總……」 「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