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可是說是瞎操心了。 沈曼兒都已經高考過去那麼多年了,偶爾午夜夢回還能夢到自己在上高中,然後有重新的機會再上一次高中,再重新高考一次。

有時候做到這樣的夢,沈曼兒都會在醒來之後特別害怕,害怕那種感覺。 有時候會因為夢到要開學了,作業還沒寫完而發愁。 但是隨著年紀的增長,她越來越體會到好好學習的重要性。於是她就開始做別的夢,夢到自己又回到了高中,回去重讀,希望能認真對待自己的高中。 但是沈曼兒選擇了文科,而不是以前自己學的理科,她覺得自己如果學文科的話,考的分數能更高。而且當初喜歡的也是文科,最後選了理科,都有一些遺憾吧。 重生的話,不就是想改變自己的一生,讓自己不留遺憾嗎? 沈曼兒心想,如果重來一回的話,自己肯定不會墮落的,不會看那些小說什麼的,浪費自己的時間。 而是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學習上,而且自己已經掌握了如何學習的方法。肯定比自己以前埋頭苦讀,要有效的多,也輕鬆的多。 沈曼兒做到這樣的夢,醒來之後都會特別的感慨,怪不得大人都說你現在不好好學習,以後都是後悔的,你現在不珍惜高三的時間,以後你會懷念這樣的日子的,確實是。 但是長大以後,很多事情知道後悔了也再沒有用了,因為時間不會從頭來過。 這也就是沈曼兒喜歡看一些重生文什麼的。如果你的一生重新來過的話,你會做什麼樣的選擇,你會幹什麼樣的事情,以前做過的選擇你還會做嗎?這一生有那麼多的機遇,你能把握住嗎? 沈曼兒知道這是不現實的,但是也忍不住去看這些小說,看著別人前一世活得稀里糊塗,后一世就能活得風生水起。 看著別人能活的那麼精彩,沈曼兒覺得要是說在自己身上的話,永遠也想不到自己能有什麼作為。 ...

蘇眉在一旁看熱鬧。

「湘兒,別鬧,今天可是我們的訂婚宴。蘭家紀家的聯合,對我們兩家都有好處。」這已經是明目張胆的提醒了,提醒紀湘就算有什麼脾氣,也不能在今天出問題。提醒她如今的動作都是代表兩家的顏面,切莫任性妄為。 紀湘冷冷一笑,不再說話。 這時,蘭奕又將目光放在蘇眉身上,依舊是春風拂面暖陽三月的笑,「你就是陸小小,湘兒的朋友吧。」 蘇眉點頭,「嗯吶。」 「湘兒這一個月來多虧你的照顧了。」蘭奕對她絲毫沒有看輕的意思,若是不明真相,還真以為他對紀湘是無微不至的關心愛護。 蘇眉也樂得當一個吃瓜群眾,「好說好說,我跟湘湘是什麼關係。湘湘包養了我,我當然得全心全意的照顧她了。」 蘭奕沒想到對方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不由得嘴角一抽。 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一張臉直接僵硬了,發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呵……呵呵……呵呵呵……」 「湘兒的朋友真是風趣幽默。」 蘇眉偏偏不如他意,一臉認真的玩起自己清麗脫俗不拘小節的白痴人設,「不,我才不是她朋友呢。我是湘湘包養的情婦啊,我都說的這麼清楚了,你怎麼還聽不明白呢。」 蘭奕:…… ...

陳彤看著唐玉遠去的背影,想著唐玉臉上那種認真,輕輕的呢喃著:「如果有一天,你也別怪我,我也是逼不得已。」

好像這種話說一說,就能減輕心裡的負擔一樣。陳彤看著逐漸消失在遠處的唐玉,搖了搖頭,隨之又想起了那次她跟唐玉都背從課堂上趕出來的交談,想起了唐玉神情上的堅決。陷入了深思。 而這一切,唐玉都毫不知情。 「哎呀,你可算回來了,阿寶鬧騰了一早上了。」冷明茹見唐玉回來,一臉解脫的樣子。 「喏,阿寶給你,終於解放了!」 唐玉稍帶歉意的說了幾句謝謝,接過哭鬧的阿寶。 「我餓,哇啊!」阿寶哭喊著。 想起阿寶的身世,又想起自己的身世,不禁更加可憐起這個孩子來。這種心態,讓唐玉表現出了非常難得的耐心,像是照看自己的孩子一般。 小麵皮早就躲的不知蹤影,又替阿寶準備了點吃的之後,唐玉才匆匆的去了芳華殿。 背書的過程中,唐玉突然想起了陳彤,又想起了自己和姐姐,心中變強大的想法更盛,隨後變更加努力的背誦起來。 而唐玉努力學習的時間裡,一件很麻煩的事情馬上就要臨頭了。 黃員外把他的大兒子黃榆召回家之後,詳細的說明了這個情況。 「爹,這藍宇城裡,年輕弟子不知有多少,這簡直無從查起。」黃榆生的倒是濃眉大眼,跟他父親黃員外不怎麼相像。 ...

咔!咔!咔!

傀儡展開的碰撞聲響成一片,所有藍煙星的修士皆是危機感大增。 「動手。」 隨著中年修士下令,新一輪衝擊展開。 穿著法器傀儡的修士一馬當先,成為前鋒,擁有傀儡身的修士緊跟而上。 剛剛組織起反抗力量的藍煙星修士在第一波衝擊里就崩潰,有些修士甚至心生絕望,崩潰了。 沒辦法,仙古宇宙修士的法器更先進,這就好比穿著單兵法器的修士對上還在冷兵器時代的刀劍修士,根本沒有可比性,毫無懸念的被碾壓了,就算藍煙星修士擁有主場優勢,高修為的修士還更多也一樣。 「又打起來了。」 吳澤一直在關注,對他來說,眼前一幕只能算是還有點有趣的小打鬧,如果他出手,別說這些修士,就算整顆藍煙星及周圍星空都會被他一掌打得泯滅,整個藍煙星絕對沒有一顆超過拳頭大的石頭。 這時,一隊仙古宇宙修士自天空飛過,卻是忽然發現了坐在塔頂的吳澤,只是停頓了一下,就向著這邊飛了過來。 吳澤注意到,不禁扭頭看去。 「上。」 小隊領頭的修士見到吳澤,皺了皺眉,對手下的修士命令。 ...